上周财长在为澳大利亚的未来制定的一个漫长的计划中没有公布任何有助于将澳大利亚的高等教育体系的重点从一个由利益主导的留学产业链转回其初衷的政策,即为澳大利亚的美好未来提供的高等教育。
上周的联邦预算案中,高等教育并没被完全忽视,这份预算案中有一项承诺:在接下来四年的时间里,政府将向在偏远地区或者就读职业学校的学生投资9370万澳元。
从数据中看,澳大利亚的教育似乎非常成功。目前高等教育是澳大利亚国民生产总值中的第三大出口行业。仅次于铁矿石和煤炭。
去年,有50多万名(确切地说,是548,000名)外国学生挤破头想来澳读大学,还有22万名学生想来澳读职业学校。总的来说,外国学生来澳光学费就花了320亿澳元,比前一年增长了10%以上。其中近三分之一的学生都来自中国,而印度和马来西亚则排在第二和第三位。

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澳大利亚将超过英国,成为第二大最受国际学生欢迎的留学目的地,甚至可能今年就将超过英国。
然而,澳大利亚迅速发展成为全球学习中心并非没有代价。
在吸引更多外国学生的竞赛中,澳大利亚各个学校的教学标准已有所下降,教师们面临着让学生通过考试的压力,即使是那些语言技能较差、显然无法掌握学科知识的学生。
勤奋的教育工作者如果教了太多失败的学生,他们自己就有被人认为是失败者的风险。
此外,许多外国学生将来澳读书作为移民澳洲的一种软方法,这增加了本地大学生就业竞争,压低了工资。
获得一个大学学位并不是通往职业生涯的自动通道。10年前,约85%的应届毕业生在毕业后4个月内找到了工作。但根据最近的一项调查,这一比例已降至73%左右。

然后是全职和兼职的问题。在这些找到工作的人中,超过32%的男性和41%的女性从事的是兼职工作。
尽管这项调查讲了很多高等教育的豪华,但至关重要的是,这份调查并没有将获得学位的开支和随之而来的相关债务进行比较。读一个学位真的值吗?
我们可以看看心理学专业毕业生就业情况。只有60%的人在毕业后4个月内找到了工作。即使他们能在自己选择的专业领域内找到一份工作,他们也只能拿到57,600澳元的薪水,但还在背负着近30,000澳元的债务。
一个可悲的事实是,尽管许多澳大利亚年轻人毕业时获得了法律、新闻和心理学等专业的学位,但就业机会远远不够。想成为律师的人最终反而成了咖啡师。
尽管教育作为一个产业已经发展了50多年,但在2009年时任教育部长Julia Gillard宣布两项重大政策转变后,它才真正腾飞起来。

第一个是取消公立大学的招生上限,允许他们招收自己喜欢的学生。二是为职业学校的学生提供政府助学贷款。
为了吸引外国学生,大学需要在全球排行榜上名列前茅。不出意外,新州大学(UNSW)、墨尔本大学(Melbourne University)、悉尼大学(Sydney University)、皇家理工学院(RMIT)和莫纳什大学(Monash)等知名学府排名很靠前,因此吸引了很多外国学生,但许多偏远地区的大学却在苦苦挣扎。
保持全球排名的最佳方式是进行开创性的研究。然而,这正受到联邦政府持续削减科研经费的冲击,高等教育作为出口产业的战略受到了破坏。
总而言之,巨额的教育债务、在你选择的专业工作的可能性很小或根本没有以及低工资,这些因素对澳大利亚的未来来说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本文译自IAN VERRE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