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越来越多的购物者放弃实体店转而在网上购物,亚马逊(澳大利亚公司)的收入今年跃升至2.92亿澳元。
这家在线零售巨头刚刚进入澳大利亚两年,但已经对包括Kmart在内的澳大利亚本地最受欢迎的零售商构成了威胁。
上月底提交给企业监管的文件显示,这家美国电子商务网站在2018年实现了2.923亿澳元盈利,税后亏损530万澳元。
相比2017年(该网站进入澳大利亚的时间)1730万澳元的盈利和890万澳元的亏损,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亚马逊于2017年4月宣布了他们将进军澳大利亚的计划,并于童年12月5日在澳推出,这意味着2018年是该公司在澳大利亚的第一年。

他们在2018年的大部分收入(1.06亿澳元)都来自自有品牌的零售销售,而第三方卖家只贡献了2300万澳元。
Retail Doctor Group主席David Kindl说:“亚马逊对Kmart、Big W和Myer等零售商来说无疑是一个威胁。有趣的是,在亚马逊宣布获得了创纪录的营收的同时,Big W宣布关闭30家门店。在亚马逊购物对很多消费者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Kindl先生以亚马逊在美国市场的主导地位为例,解释称逾50%的美国人都是亚马逊Prime系统的成员。
他说:“亚马逊将努力在澳大利亚发展,他们在仓储方面进行了投资,扩大了产品范围。他们正步入正轨。”
Kindl先生认为,尽管亚马逊是个大威胁,但实体店零售商仍可以在客户体验方面占据优势。
他说:“我认为凯马特在各个方面都做得很好。他们的商店在不断扩大,他们有很好的产品组合,很多顾客一直都是他们商店的忠实粉丝。如果他们继续这样做下去,他们将能够打败亚马逊。”

Retail Doctor Group消费者洞察和项目主管Anastasia Lloyd-Wallis表示,亚马逊的便利性和折扣价格继续吸引着消费者。其他无法提供同样体验的零售商将难以跟上。
她说:“我认为亚马逊正在做的是让他们的客户成为亚马逊世界的一部分。我认为,我们将看到的是,那些没有把重点放在谁是我们的目标客户以及我们的不同点在哪里的企业和零售商将会走下坡路。就像我们前几天看到的Big W那样。这些零售商没有任何区别。”
Lloyd-Wallis女士表示,她认为,尽管面临威胁,Kmart仍应该保持强大。Kmart为千禧一代的消费者提供了他们渴望的体验,并拥有一批知名的社交媒体追随者。像Target、Best and Less这样纯粹靠价格竞争占据一席之地的品牌才更有可能陷入困境。
她说:“在亚马逊于17年12月推出时,我记得在第一个月过去之后,所有人都说它的营收很糟糕。但现在,亚马逊才进入这个市场15个月,他们正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我想他们会越来越强大。”

一位亚马逊的发言人表示,他们很满意这第一年的业绩。
这位发言人说:“我们很高兴看到客户对我们澳大利亚网站的支持。但这只是第一年,我们才刚刚开始。我们的重点是继续扩大我们为澳大利亚客户提供的服务,投资澳大利亚的本地业务,为全奥成千上万的小企业创造就业和经济机会。”
澳大利亚企业家兼商人Dick Smith将亚马逊在澳大利亚可能的增长描述为一场灾难和彻底的疯狂。
他在谈到亚马逊2018年的营收时说道:“成千上万的澳大利亚人将失去工作。亚马逊将摧毁我们所知的资本主义。由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控制的亚马逊模式完全建立在贪婪之上。”
Smith先生称澳大利亚人在亚马逊网站上是愚蠢的行为,亚马逊将给所有传统零售商和该行业的从业人员带来冲击。但他承认价格会更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