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私人医保报销禁令遭到了强烈抗议,莫里森政府也不得不低头认输,自然疗法最早从明年就有望恢复私人医保报销。

数日前生效的这一变化取消了包括瑜伽、普拉提、太极拳等近20种自然疗法的私人医保补贴,现在,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承诺拨款200万元对这些变化进行审查。

亨特宣布,联邦首席医疗官墨菲(Brendan Murphy)将在专家顾问小组的支持下率先进行新的审查。

然而,批评报销禁令的独立议员菲尔普斯(Kerryn Phelps)称,该评论只是一颗“烟幕弹”,旨在消除民众对这一破坏性变化的强烈抵制。

2015年的一份报告得出结论,称几乎没有证据显示私人医保补贴的17种自然疗法对患者有效,政府遵循了这一建议,但此后一直遭到抨击。

2015年政府对自然疗法补贴的审查是由前首席医疗官巴格利教授(Chris Baggoley)领导的。

根据去年通过议会并于4月1日生效的立法,一系列流行的替代疗法(包括瑜伽,普拉提,太极拳,自然疗法和反射疗法)不再享受私人医保补贴。

此举引起了包括国家补充医学研究所(Complementary Medicine)和澳大利亚自然疗法从业者协会(Australian Naturopathic Practitioners Association)在内的各种机构的愤怒,但这些变化受到包括医学科学之友(Friends of Science in Medicine)在内的其他团体的欢迎。

独立议员菲尔普斯曾担任澳洲医师协会(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的主席,她一直反对改革,还写信给亨特部长向推翻针对瑜伽、自然疗法、太极拳和西方草药的报销禁令。

亨特也承认,政府也应该考虑自上次审查以来五年内出现的新证据。他说,最新的审查将评估自然疗法的新证据并进行公众谘询,然后再建议某些自然疗法是否应恢复私人医保补贴。

亨特说,谘询小组将包括医学、自然疗法和私人医疗保险专家以及消费者代表。

菲尔普斯博士敦促政府在审查期间先撤销禁令。她说,根据五年前的调查结果起草立法是荒谬的。“他们说没有瑜伽、太极拳、西方草药和自然疗法有效的证据,但我自己研究了这些事情的证据,”她说,“他们看到的最新证据是从2013年开始,但从那以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

亨特表示,新变化有助于降低私人医保的价格,让1300多万澳人能够买得起私人医保。

4月1日起,私人医保收费平均增长3.25%,相当于单身人士每周增加1.14元,家庭增加2.35元。

然而,菲尔普斯博士表示,如果被自然疗法吸引的年轻人退出私人医疗保险并停止补贴老年患者,那么此举可能会增加保费。

该审查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开始,结果将于明年提交给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