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有超过850个乡镇正在打广告招聘医生,找乡村全科医生(GP)看病要等六个星期,农村产科纷纷关门大吉,孕妇只能拿着DIY分娩套装自己给自己接生。澳洲政府正在鼓励移民和留学生下乡定居,然而这就是他们将面临的悲惨生活。

五年前,在澳洲新闻集团(News Corp Australia)的呼吁下,政府将补贴大幅提高到6万元,以吸引更多医生到农村小城镇工作,然而,内陆地区的医疗危机却越演越烈。

乡村居民的平均寿命比城里人短2年,慢性病发病率是城里人的三倍,心理健康问题更多,而偏远社区的自杀率是城市的两倍半。

然而,皇家飞行医生服务公司首席执行官拉维蒂(Martin Laverty)表示,乡下的医生数量只是大都市区的一半,而专科医生更是只有城里的三分之一。

孕妇要坐四小时的车才能进医院分娩,而且全澳各地有超过4成的产科近年来已经关闭,其中大部分都在小乡镇。

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这导致在到达医院前就已经把孩子生出来的母亲增加了47%。

而产妇服务的匮乏正在杀死婴儿。

在没有产科的城镇中,婴儿死亡率为千分之23.3,而有产科服务的农村城镇是千分之6.1。

许多乡村小镇连个全科医生都没有,更别提他们需要的心理学家、理疗师和牙医了,问题是如此糟糕,以至于乡镇民众都盼望这能够成为一个竞选议题。

在过去十年中,大学毕业的医生人数增加了一倍以上,而且政府提高了补贴以吸引毕业生下乡行医,但实际这么做的年轻医生数量依然不够。

而且,迁居内陆的医科毕业生不见得都愿意进当地医院工作全职工作,或者下班后继续给人看病,有些人也没有接受过产科或麻醉的培训。

医生团体呼吁采取新的彻底的解决方案:

  • 联邦政府为招不到医生的城镇提供资金,以推行飞进飞出的全科医生服务;
  • 联邦每年拨款7200万,为内陆地区雇佣500名飞进飞出医疗工作者,如牙医、理疗师和心理医生;
  • 联邦政府出钱给小城镇的全科医生发工资,因为有些城镇实在太小,全科医生光靠Medicare补贴根本活不下去;
  • 联邦政府拨款让Medicare覆盖远程医疗,用于支付内陆地区的全科医生谘询服务,每年耗资1.8亿;
  • 联邦政府出现给乡村的医科实习生发工资,并提供产假以及长期服务假;
  • 实施2018年参议院关于澳洲农村和偏远地区心理健康服务普及度和品质调查的所有建议;
  • 改革全科医生下乡奖励金,以奖励提供更高服务的医生,如高端服务和下班后治疗;以及
  • 为下乡行医的专科医生提供下乡补贴。

农村医生协会(Rural Doctors Association)认为,问题的一个关键部分是澳洲没有针对内陆医生的综合培训计划,这些计划可以吸引农村学生,并使他们具备成为包括产科医生和麻醉师在内的乡村医生所需的技能。

新州和昆州正在试行新的培训计划,培训农村医生在行业薪资标准下工作,有稳定的工作时间,可以享受产假和长期服务假。

本周的联邦预算为全澳推出这种农村通才培训途径提供了6200万元,但还需要十年时间才能真正培养出毕业生。

这就是为什么皇家飞行医生服务的拉弗蒂博士认为,澳洲需要推出飞进飞出医生和专职医疗工作者来作为权宜之计。

农村卫生专家也支持这一想法,但表示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提供持续的护理,同样的医生和医疗服务提供者必须定期返回他们服务的社区,而不是每次为不同社区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