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农民面临着日益增加的劳动力、电力成本和极端天气方面的成本压力,新鲜水果和蔬菜的价格可能会在10年内翻番。
在Luigi Coco位于昆州Caboolture附近的利马巴草莓农场,许多本该种植100万株幼苗的农场仍然空置着。
昆州东南部斯坦索普(Stanthorpe)的草莓苗圃因遭遇干旱,所以种植草莓的时间比原计划推迟了数周。
昆州草莓种植者协会的主席Coco先生说:“草莓将会很晚才能上市,我认为我们不会种植完所有的草莓,所以最终草莓的价格将会上涨。”

澳大利亚大约有42%的草莓都是昆州的农民生产的。
但今年,Coco先生被告知,他定购的植物只种了一半。
他认为澳大利亚迫切需要开展一场全国性的对话,为农民提供持续的、负担得起的水资源。因为这极端天气已经给农民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挑战。
他说:“我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农产品价格——这会翻倍。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我们在未来十年将要遇到的。当人们意识到没有足够的食物,发现价格上涨,那时一切都已为时已晚。我们需要现在就纠正这种状况——我们需要一个全澳范围的水利基础设施。”
AUSVEG(澳大利亚蔬菜协会)CEO James Whiteside也很认同Coco先生的预测,由于劳动力和能源成本不断上升,未来10年,新鲜水果和蔬菜的价格可能会翻番。

他说:“坦率地说,我认为这是非常现实的。我们已经看到,在一些地方,冬季蔬菜的价格,如西兰花、芹菜,已经在很短的时间内翻了一番,甚至翻了三倍。当然,价格很快会再次回落。但这再次显示出市场的波动性,以及我们对天气的依赖程度。在我们看来,长期以来,储水行业的资金问题似乎是未来战略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
皮纳塔农场已经尽力分散气候带来的这种风险,该农厂在昆州、北领地和塔州的七个不同地区种植了草莓、覆盆子、芒果和菠萝。

皮纳塔农场总经理Gavin Scurr说:“我们在澳大利亚当地种植的是最好的水果和蔬菜,也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水果和蔬菜。我们需要进行这样的对话。我们不能用和中国一样的价格来做这件事,我们的产品比中国安全得多,但这是有代价的。”
Scurr先生表示,皮纳塔农场没有将水果种植在土壤中,而是在地下的多管道中种植,这节省了多达40%的水。
他说:“但这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每公顷约为40万澳元。”
农民气候行动组织(Farmers for Climate Action)的首席执行官Verity Morgan-Schmidt表示,如果你还吃水果和蔬菜,你就应该关心澳大利亚农业的未来。任何人都不应该拿粮食安全来玩弄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