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很多人认为,现在的年轻人依赖他们的父母来生活,但并不是每个人的情况都是如此。

Darcy的父亲于6年前因为患有胰腺癌而去世,从那时起,她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要面对失去父亲的痛苦之外,她还发现父母的经济状况非常糟糕。

“我们在长大的过程中从没觉得很穷,我们不会要什么东西,一直过得很舒适。但父亲去世之后,我们才对家里的状况有了理解,基本上都是一个月一个月紧巴巴地过。”

Darcy的父母在20世纪80年代买了一套房,但他们没有攒下什么钱,还有一大笔贷款要偿还。

32岁的Darcy说:“父亲和母亲的关系非常传统,父亲去工作,而母亲则照顾家里,跟钱有关的事都是父亲在管。”

Darcy和两个姐妹一起想出了一个计划,来帮忙偿还贷款,Darcy每个月就要转账800元到母亲的银行账户。

“对我来说,这不是要不要帮助妈妈的问题,而是爸爸不在了,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

而Darcy的母亲则不得不也去工作,而且找一个租客,来帮忙负担房贷。母亲已经30年没有工作了,她的工作经验很少,但还是找到了一个兼职工作。“她在一个学校厨房上班,但是她的技能有限,所以工资也不高。”

根据Mercy Foundation,越来越多年迈的单身女性开始承受住房压力,并面临无家可归的风险。

像Darcy的母亲一样的很多女性为了成家而放弃了工作,而且女性退休时拿到的老年金平均是男性的一半。

昆士兰大学的Maree Petersen表示:“这和20世纪五六十年代性别之间的差异有关。”

除了老年金的差距之外,那些继续工作的女性拿到的工资也总是比男性少。直到1972年,澳洲女性才实现了与男性一样的同薪同酬,但依然存在性别收入的不平等问题。全职工作的女性平均每周比男性少赚240元。

对大多数人来说,仅靠老年金是无法度过舒适的退休生活的。“如果你有自己的房子,你靠老年金可以过得挺好,但如果你还要付房租,情况就不一样了。我有时候会碰到那种把70%的老年金都用来交房租的人,这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心理学家Sian Khuman表示,金钱问题是家人之间最难启齿的一个话题。“特别是家长们变老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变化, 年轻一代开始教育老一辈人该如何管理金钱,这是一个角色的互换,没有人希望这种角色发生互换。”

虽然Darcy并不觉得在经济上帮助妈妈是一种负担,但确实也给她的生活方式带来了很大影响。“我目前想和伴侣买一套自己的房子,未来3到4年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但现在还没存够钱,因为我一直在帮助妈妈。”

Khuman表示,花在照看父母上的时间和金钱有时候会成为导致夫妻不和谐的重要原因。

Khuman指出,如果夫妻之间因为父母的关系而出现了紧张气氛,二人就此事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要尽可能多地与伴侣对话,达成一致,然后一起向前走。”

虽然有时候是类似死亡或离婚的情况导致孩子们要帮助父母,但对某些家庭来说,赡养父母是一种文化期待。

悉尼科技大学社会科学家Christina Ho说:”在亚洲社会,赡养父母是标准操作,这更加像是人们对家庭的一种传统理解,但西方国家却是个例外。“

孝道是孔子思想的核心价值,就意味着要照看家中的家长和其他老人,这就可能包括等他们老了之后照顾他们或提供物质支持等。

”这不仅是一种文化期待,在大多数亚洲国家,除了让孩子照顾之外,老年人没有其他更好的养老方式。他们没有类似的福利系统。“

现在居住在澳洲的Valentina表示,南美洲的很多年轻人也会赡养父母。23岁的她大学毕业之后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她开始每月寄300元会哥伦比亚。

”家长不会说,但大家都这样做,就是你想做一个好女儿或好儿子,你就得分享财富。“

Valentina表示,如果父母没有额外的经济支持,他们就只能负担基本需要了。

”我妹妹也是一样,很显然,父母其实没有要求我们这样做,我每周都要存钱,有时候要支付家里修房子或修车的钱。”而她也表示,并不会因此而心怀怨恨。“父母一辈子都努力工作,他们支付了我的大学学费和其他所有开销,直到我满18岁,我希望他们现在可以享受生活,还有点闲钱可以支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