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针对预防、早期发现、治疗以及最终治愈的新国家妇女健康战略的一部分,联邦政府承诺投入3000万元用于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和卵巢癌。

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说,影响数十万澳洲女性的两大疾病是周二公布的十年战略的焦点。

亨特宣布拨款900万元用于研究精确检测和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以及解决临床医生因缺乏了解导致诊断延误和患者临床护理不良的问题。 

这笔资金将由亨特去年7月发起的国家子宫内膜异位症行动计划来指导,包括开发诊断检测——这可能意味着患者不必接受侵入性的腹腔镜手术——以及了解疾病的原因。

估计有70万澳洲女性患有子宫内膜异位症,也就是子宫组织在子宫外生长,引起炎症和令人难以忍受的疼痛。

亨特表示,这项研究可为成功治疗铺平道路。

正如新兴研究所表明的那样,政府的干细胞治疗任务(Stem Cell Therapies Mission)——资助干细胞治疗的先进研究——可以在确定这种疗法是否能在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另外106万元将用于子宫内膜异位症研究和支持“一站式”数字健康平台——由阿德莱德大学罗宾逊研究所(Robinson Research Institute)开发——将利用患者反馈并促进研究合作。

非营利组织EndoActive将额外获得16万拨款,以便向医疗专业人员和患者免费分享促进子宫内膜异位症认知的视频。

2020-2030年国家妇女健康战略的资金——已经分配到位,并非选举空头支票——还包括2000万元用于预防、检测和治疗卵巢癌。

“及早发现并找到治疗卵巢癌的方法是首要任务。”亨特说。

卵巢癌是所有癌症中存活率最低的癌症之一。估计有100名女患者中有57名在诊断后五年内死亡。在接下来的五年中,将有近8000名澳大利亚女性被诊断出这种疾病,超过4000人将死于卵巢癌。

众所周知,这种癌症很难在早期阶段发现,因为症状非常隐蔽,直到晚期才会变得明显。

这也是亨特个人非常热心关注的一个领域,因为他有一名女性朋友去年死于卵巢癌。“那是一次痛苦的告别。”他说。

亨特表示,通过基因组测序,免疫疗法和高度针对性放射治疗的进步,澳大利亚正处于卵巢癌检测的世界尖端。

“这是医学史上的一个时刻,澳大利亚可以成为全球领导者。”他说。

从2019-20到2022-2023,政府将拨款900万元,重点是致力于开发更好的早期检测工具,包括基因测序,以及确定可能成为治疗目标的卵巢癌生物标志物。

医学研究未来基金新兴优先事项(Medical Research Future Fund Emerging Priorities)和消费者驱动研究计划(Consumer Driven Research Initiative)下的资金也将支持临床试验,以确定放射治疗对哪些女性有用,以及为什么传统治疗对有些女性有用,并帮助女性控制治疗副作用。

政府最近还向澳大利亚卵巢癌协会(Ovarian Cancer Australia)的追溯筛查项目(Traceback Screening)提供了296万元,该计划将找到有BRCA 1和2基因风险的女性并为她们提供测试,这些基因会增加患者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风险。

上周宣布,政府承诺拨款3200万元用于补贴乳腺癌患者的核磁共振成像,这也是该战略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