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党国会议员正猛烈抨击反对党党魁肖顿(Bill Shorten)在与中国共产党有关联的富商黄向墨向工党捐款5.5万元之后与其共进午餐。但肖頓对此拒不回应。

自由党权力前科苏卡尔(Michael Sukkar)表示,周一晚澳广的“四角方圆”(Four Corners)栏目——披露内政部长达顿(Peter Dutton)曾与这位中国亿万富豪会晤,而后者向前自由党部长和政治说客桑托洛(Santo Santoro)支付了至少1万元——也应该披露,反对党党魁也曾跟黄向墨共进午餐。

苏卡尔告诉澳广:“我认为,一个想当总理的人,一个想在几周内成为总理的人,为了5.5万元就跟那个男人共进午餐,这可真是不得了呀。可揭发肖顿的‘四角方圆’栏目在哪儿?”

“我们党的达顿跟那个男人一起吃了午饭,两个月后达顿取消了对方的签证。可肖顿却收下了那5.5万,他真应该好好回答一些问题。”

黄向墨的房地产公司玉湖集团在向Ryde市提交的文件中表示,它向工党捐款,以便与肖顿共同举办一场“董事午餐会”。此后,工党呼吁禁止外国政治捐款。

周二早些时候,前总理谭保(Malcolm Turnbull)——曾与黄向墨一起参加过几次活动——抨击了在去年年底曾挑战自己领导权的达顿。

谭保说:“达顿本应负责确保我们的政治不受外国代理人的干涉。莫里森作为总理,不能对这件事挥挥手就算了,说这只是八卦和泡沫。总理必须把这件事当作最优先、最紧迫的事项,在最高安全级别上解决它。”

但莫里森否决了谭保关于调查内政部长的呼吁,宣布他确信达顿没有任何不法行为。莫里森说:“我已经和达顿谈过了,我对这件事没有任何疑问。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彼得(达顿)在任何形式上获得了任何好处。”

“我们在这里谈论的那个人已经被取消了签证,而他本人也已经离开了澳洲,这都是达顿的部门负责的。”

2016年,达顿担任移民部长时也曾与申请澳洲公民身份的黄向墨会面。达顿否认他与黄向墨在一家中餐馆共进午餐时和他讨论了公民身份问题,并指出,是他在今年早些时候禁止黄向墨再次入境澳洲。

“我与华人社区的一位人士(黄向墨)见了面,当时他感兴趣的显然是政治和其他问题,”达顿说,“他没有就(公民身份)事宜向我作出陈述。

“事实证明,此人现在已经离开澳洲,因为我所在部门的一个机构决定对他的签证采取某些行动,以便让他无法再返回澳洲。因此,关于我以某种方式向这个人提供了任何好处的说法完全是废话。”

第九台披露,是前自由党主席洛夫纳(Brian Loughnane)“请求”达顿考虑与黄向墨见面。洛夫纳告诉《澳洲人报》,他仅仅是在2014年转交了前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代表黄向墨给他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