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永(EY)的一项调查显示,预计今年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澳人将减少债务负担(远远低于去年的60%),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想削减债务,而是因为他们做不到。
澳大利亚家庭债务与收入之比高达190%,澳储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表示,这仍是澳大利亚经济中最大的弱点之一。
即使预计未来一年的利率将下降,联邦预算案中所得税的削减措施也会有助于一些人减少债务,但债务水平的上升趋势不太可能会发生变化。

当被调查者被问及他们的债务水平是否会减少、增加还是维持不变时,只有2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债务水平将会降低,远远低于去年的60%。
在2018年,有73%的高收入者(收入为15万澳元或以上的人)表示,他们预计自己债务将会被还清。而如今,这一比例已降至37%。
安永首席经济学家Jo Masters说:“我们的调查还显示,超过60%的澳大利亚人非常担心自己生活成本会上涨,似乎有越来越多的家庭没有偿还债务,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偿还。”

有关家庭和企业贷款的关键数据已于4月9日公布。在截至去年12月的一年时间里,不包括再融资在内,面向家庭的个人融资贷款数量下降了逾15%,而面向家庭的购房贷款数量下降了逾19%。
澳储行上月指出,澳大利亚家庭的债务中与信用卡或汽车贷款等非住房贷款相关的债务非常少,因此市场关注的焦点仍是房价。悉尼房价已较峰值下跌14%。
标普主管Erin Kitson说:“拖欠债款在总欠款中所占比例较高的原因之一是,现在债务水平较高的家庭对经济变化的反应更加敏感。疲软的经济状况也可能会在未来12个月对抵押贷款拖欠造成压力。”

安永的调查还发现,预计债务负担将会进一步增加的人数也在上升。
称自己的债务水平将在未来12个月增加的人数比例已升至16%,远高于去年的4%。
在收入未7万澳元至14.9999万澳元的阶层中,预计自己债务将增加的人数已从去年的6%升至21%。在这一收入阶层中,有望减少债务的人数已从去年的62%降至34%。
最近联邦预算案中的减税措施可能会有助于减少债务。
Kitson女士说:“我们的调查结果表明,感到手头拮据的家庭将非常欢迎预算案中的减税政策,尽管减税得到的这部分资金可能会用来削减债务,而非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