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党资深部长派恩(Christopher Pyne)成为第二个被曝与中国富豪黄向墨私下进行一对一会谈的政府部长。

第九台周二披露,黄向墨曾在2016年3月以至少1万元的价格通过游说人士桑托洛(Santo Santoro)安排与当时的移民部长达顿(Peter Dutton)会面。

这位亿万富翁房地产开发商曾经是自由党最大的捐助者之一。

今年早些时候,在ASIO提出他有可能代表北京干涉澳洲政治之后,黄向墨的澳洲永久居留权被撤销,公民身份申请也被取消。

第九台报道称,黄向墨还曾经支付了数万元给桑托洛,安排与派恩见面,当时派恩还没有当上国防部长。

派恩的发言人证实两人举行过会谈,但没有透露具体时间。该发言人告诉第九台,这属于派恩的“正常工作范围”。

“他们只是见面认识一下,黄先生没有向部长提出要求,而部长之后也不曾再与黄先生见面或交谈。”该发言人说。

黄向墨也是工党金主,于2015年10月支付了5.5万元,与反对党党魁肖顿一起参加筹款午宴。

最新消息是,前自由党联邦主席洛夫纳(Brian Loughnane)曾经请求达顿考虑为黄向墨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举行一次特殊的私人入籍仪式。而达顿之后批准了这个请求。

第九台报道称,洛夫纳转交了前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2014年12月31日的一封电子邮件,当中包含黄向墨请求达顿举行一次私人入籍仪式的内容。

洛夫纳表示,他只是收到公众和议员的来函,并将其转交给相关部长。他说,他只是觉得“不好忽视一位工党参议员的请求”,但并不认为自己参与了这件事。

据报导,邓森在电邮中写道,黄向墨的要求理应获得两党的支持。

达顿否认自己有任何不当行为,说:“我从来没有从这个人那里收到过一块钱。我曾在午餐时与他会面,但从那以后就没有见过他。那他从我这里得到了什么?他现在都离开澳洲了。”达顿对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