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来自不丹的四口之家自2012年以来一直在澳工作和生活,仅仅因为他们耳聋的儿子被认为会造成“纳税人的负担”而被拒绝永居签证,现在,他们正呼吁移民部长授予他们签证。

旺楚克一家(Wangchuk family)住在新州的Queanbeyan,本月将面临被驱逐出境,除非移民部长科尔曼(David Coleman)利用自由裁量权授予他们签证。

这家人于2012年来到澳洲,女主人Jangchu当时正在墨尔本留学,之后他们搬到了新州。

3月,行政上诉法庭维持了不给予这家人永居签证的决定。

仲裁庭成员沃茨(Jennifer Cripps Watts)发现,这家人无法通过签证程序中的“符合公共利益”要求,该要求规定申请人不得患有可能需要医疗保健或社区服务的疾病或病症,因为这可能会“给澳洲带来医疗保健和社区服务方面的高昂成本”。

Jangchu告诉《澳洲卫报》:“我知道我的儿子是聋子,但他并不会花费大量的纳税人资金。”

“他只是耳聋而已,他有助听器,从来不需要任何持续治疗或药物或任何东西。我和我丈夫正在辛勤工作,我们纳税,我们有非常稳定的工作,也热爱我们的工作。”

“我们的儿子只需要一年参加一次听力测试,仅此而已,他不需要人照顾,他可以独立生活,我不需要为他做任何事。”

墨尔本退休教师兰德尔(David Randall)曾是这名耳聋的男孩Kinley的老师,并因此认识了旺楚克一家,他一直呼吁让他们留在澳洲。

兰德尔请求社区支持他们一家,否则,等他们的过桥签证在本月到期,他们将无法留下。

目前,金利和他17岁的弟弟Tenzin都在读高中,Jangchu从事幼托工作,而男主人Tshering最近开始从事老年护理的全职工作。

“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护士,但他们的资格在这里得不到承认,”兰德尔说,“他们目前持雇主担保签证工作,但要获得居留权就必须达到健康标准。”

3月的法庭听证会听说Kinley的病情可能是永久性的,可能需要州和联邦的残疾人服务。

沃茨表示,她看到有证据表明,这家人及其支持者都认为,照顾Kinley的国家费用是“微不足道的”,并且这名男孩来澳之后,一直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然沃茨表示,根据移民法的规定,她只能拒绝这家人的签证申请,而且她还决定不提出建议,要求移民部长干预。

超过28,000人签署了一份change.org请愿书,呼吁科尔曼部长干预旺楚克一家的案件并授予他们签证。

支持者甚至在堪培拉国会大厦前举行了一次中午集会,呼吁政府不要驱逐这家人。

但移民部发言人表示,健康要求并非针对具体情况,而且是一项客观评估,即使一家人中只有一人无法通过,也会影响全家的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