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储行副行长Guy Debelle表示,预计澳大利亚未来几个月的经济增速将会很强劲,不足以促使澳储行下调官方利率。
尽管Debelle博士重申,澳储行有能力降息,也已调查了其他低利率国家的情况,但他在参加阿德莱德举行的ACC(美国商会)午餐会时,在问答环节中说:“我们预计未来几个月澳大利亚经济会有不错的增长,没有达到促使澳储行必须降息的那个点。”

Debelle先生还表示,到目前为止,悉尼和墨尔本的住宅市场正在以一种相当有序的方式下滑。这两个城市的房价跌幅非常大,以前几乎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他说:“以前这种情况没有发生过,所以我们得不到任何经验的指导。”
Debelle博士说:“房价下跌是澳大利亚消费和国内生产总值(gdp)放缓的一个关键原因,但在经济的其他部分,如就业和投资,正如我们所预料的那样,已经出现了增长。”
澳储行正密切关注近期的一系列经济数据,以及就业增长与GDP数据之间的紧张关系。
Debelle博士说:“我们真的需要看看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经济会如何发展,这样才能对澳大利亚经济目前和未来的发展趋势有个大概的了解。”

Debelle博士表示,六年前,正是西澳的经济和房价在蓬勃发展的时期。
他在早些时候的演讲中说:“澳大利亚的负资产(即当资产的价值低于抵押贷款的价值时的资产)一直在增加。”
Debelle博士指出,尽管失业率已降至8年来的最低点,但经济增速却在放缓,这一难题也出现在了德国、加拿大和英国等其他国家。
他说:“这些经济体在2018年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几乎没有增长,但所有国家的就业都实现了稳定增长,某些国家的就业情况还高于平均水平。在劳动力市场却出奇的强劲的同时,GDP却出奇的疲软。澳大利亚的劳动力市场和GDP数据形成了鲜明对比。”

然而,Debelle博士表示,另一个主要担忧是收入增长放缓。
他说:“在我看来,消费增长放缓的主要原因是家庭收入增长缓慢,而且人们越来越觉得消费增长可能会一直保持在较低的水平。”
上月,澳储行助理行长Luci Ellis研究了家庭收入增长一直较低的原因。她指出,澳大利亚政府对税收减免的打压,以及澳大利亚税务局(Australian tax Office)采取的更先进的税收技术,正是导致人们收入增长放缓的主要因素。
Debelle先生还表示,由于工资增长放缓,通胀仍低于预期。
Debelle博士说:“这种低工资增长是近年来通胀率略低于通胀目标的一个主要原因。要想使通胀率持续上升,并保持在2%至3%的通胀目标区间内,那么工资增长需要更加强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