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S Oxford Economics表示,由于澳洲的住宅建设将在持续两年的回调中回落至161,000套,住房建设从高峰到低估将下降30%。

这波新房开工数量的回落将大于1970年代中期以来过去九次建筑业低迷期间平均下降25%的水平,但仍将高于之前的低谷,这反映出人口增长强劲。

“这是一次大幅下滑,但由于潜在需求增加,这个低谷比较高。”BIS总经理米勒(Robert Mellor)说,“我从没见过这样一个循环,过去四年的住宅开工数大约都在22万到23万之间,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为期两年的下降相当于减少约7万套住房——是之前三次下滑的两倍——但此前的繁荣期为澳洲增加了约8.5万套住房。

周三官方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房屋开工率下降了16.3%,这是自2000年9月下降35%以来最快的季度环比下降。

这次下降集中在非独立式住宅——公寓、联排别墅和半独立式住宅——比上一季度下降了26.8%,这是自1973年9月(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之后)以来的最大季度环比下降。

CommSec高级经济学家菲尔斯曼(Ryan Felsman)说:“澳洲的住宅房地产热潮真的已经结束了。房价、住房融资、外国投资和待建项目都在下降。”

虽然承包商一直忙于完成之前获得批准和融资的项目,但对贷款的限制,特别是对房地产投资者的限制,却阻碍了开发商补充待建项目。

联邦财政部自身经济学家格兰特(Angelia Grant)表示,由于房价下跌和新住房建设预期下降,房地产市场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她说:“过去几年待建项目持续走高,但最近我们看到建筑许可证数量减少了。这是我们预测2019-2020年住宅投资下降的原因之一。”

该谘询公司表示,房价下跌幅度大于预期,大多数经济学家预计今年将继续下滑,并在明年稳定下来,这也可能加剧房市衰退。

虽然住房建设正在下降,但澳洲东部沿海地区的商业建筑和持续的基础设施工作将推动整体活动。然而,住宅建设的撤退将产生重大的连锁反应。

“从行业的角度来看,在就业和建筑材料方面,你将开始看到今年下半年的下降速度将大幅提升。”梅勒说。

承包商Multiplex的维州主管科塔姆(Graham Cottam)上月表示,住房建设衰退对就业问题意义重大。“基础设施很好而且很强大,但它雇佣的人数不如建筑业那么多。一个耗资1亿元的基建项目雇佣的人数仅仅是建筑工程的三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