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季度霍巴特租金上涨了7.1%,导致在塔州首府租房的费用已经高于墨尔本。

根据Domain Group的最新租赁报告,霍巴特独立屋的每周租金在3月季度上涨了30元,从420元上涨到450元,而在墨尔本,独立屋租金保持在440元不变。

租金最昂贵的首府城市是堪培拉,上个季度租金超过悉尼之后还在继续增长。

“我们在霍巴特发生了四重打击。在墨尔本,看起来住房建设已经跟上了人口增长并达到平衡,但在霍巴特,我们的住房供应并没有保持同步。”她说。

以出生人口减去死亡人口之后,虽然霍巴特的人口也在自然增长,但州际和海外移民更是推动了居民人数的增加。

“我们也看到离开该州的人减少,所以他们并没有腾出房产让人们搬进去。”丹尼博士补充说。

最近的旅游热潮,部分归功于2011年价值2亿的新旧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Old and New Art)落成,这也对租金价格产生了影响。

“我们开展了高水平的旅游推广活动,市面上也出现了Stayz和Airbnb这样的短期住宿。居民从私人出租独立屋到经营短期住宿,情况发生了真正的转变。”

丹尼博士说,虽然新住房开发项目正在获得批准,但未必已经开工。

周三最新的统计局(ABS)数据显示,2018年最后三个月,全澳新房开工率下降16.3%至46,706套。

堪培拉的独立屋租金要价在过去一年中增长了7.5%,从每周530元增加到570元,而在悉尼,独立屋租金同比下降1.8%至540元。

但悉尼仍然是公寓租金最贵的城市,租金为每周530元。

Domain Group高级分析师鲍威尔博士(Nicola Powell)表示,房东面临激烈的竞争,这将导致租金减少,才能吸引和留住租户。

鲍威尔博士说:“自2004年我们开始跟踪独立屋和单元房库存以来,独立屋和单元房库存都处于最高水平,因此我们看到招租的房屋数量处于历史最高水平。”

“在最近的房地产繁荣时期,投资者活动增加,现在使租房者受益,因为楼花公寓的完工增加了供应。”

此外,许多房主已经离开悉尼,但选择出租房子而不是在市场低迷时期卖掉,这也增加了出租房供应。

尽管租金增长放缓,但几个州府城市的租金收益率却有所上升,这凸显出销售价格的下跌速度更快。

鲍威尔博士说:“租金收益率最大的州府城市是那些感觉最具挑战性的市场——悉尼、墨尔本和珀斯的总收益率都出现了显著上升。”

珀斯的租金收益率全年增长6%,从4.17%增长到4.42%,而在悉尼则增长了5.3%,达到3.32%。

堪培拉的单元房收益率最高,为6.14%,而霍巴特的独立屋租金收益率为5.13%。

阿德莱德的独立屋租金同比上涨4%,单元房租金上涨3.3%,布里斯班独立屋租金上涨2.5%,单元房增长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