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一位高級分析師表示,澳大利亞房地產市場的收縮比人們最初想象的還要糟糕,這使得經濟陷入了他所稱的“微妙局面”,這將增加基礎設施支出、甚至會導致澳儲行降息。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負責澳大利亞事務的首席經濟學家Thomas Helbling對上周的聯邦預算預算案表示認可,他還表示澳大利亞的經濟前景比較疲軟。
但是,Helbling博士也警告稱,澳大利亞房地產市場的低迷程度將會高於預期,這將帶來負面影響,各州政府需要加大力度,提供新的增長來源,以彌補日益惡化的供應缺口。

他說:“我認為,考慮到目前的經濟狀況,在當前的經濟周期背景下,各州政府提供這種增長動力是非常重要的。房地產市場的低迷主要是因為需求方面有點疲軟。”
Helbling博士的一份評估表明,無論哪個政黨贏得下屆大選,都將面臨著要繼續維持澳大利亞近30年持續經濟增長的艱巨任務。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對澳大利亞經濟的最新預測可能下調,房地產市場低迷將是其中一個主要推動因素。
此外,Helbling博士還表示,住宅投資收縮的時間早於預期。

這表明,目前澳大利亞經濟增速低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 6個月前在《世界經濟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中預測的水平。
當時,imf預測,2018年澳大利亞經濟增速將為3.2%,隨後將降至2.8%。而在上月ABS(澳大利亞統計局)公布的國民經濟核算數據顯示,2018年的年增長率明顯低於2.8%。
考慮到這些因素,Helbling博士表示,鑒於弱於預期的第四季度澳大利亞國內生產總值(GDP)數據以及其它經濟領域出現的疲軟跡象,澳儲行的立場上月從偏緊轉向中性的做法是正確的。
他說:“目前的問題是:澳儲行是否需要改變其貨幣政策立場,我認為他們應該還在考慮這一點。目前的情況很微妙。”

他表示,仍然存在一種可能的情況,即澳大利亞的經濟在今年上半年走軟後會在不損害勞動力市場或拖累通脹前景的情況下復蘇。
他說:“在這種情況下,澳儲行就可以保持貨幣政策立場不變。”
當被問及澳儲行的這一決定是否可能在未來幾個月內做出時,Helbling博士說:“有可能。”
“如果通脹軌跡發生實質性變化,而且這通常會對就業形勢產生重大影響,我認為那時澳儲行就會改變政策立場的。”
在房地產市場方面,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基準預測仍然是澳大利亞的經濟能夠消化掉房地產市場的低迷。
上周晚些時候,Helbling博士表示,初步預測與預期大致相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