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澳大利亚,很多人脑海里会浮现出一幅这样的画面:天总是那么蓝,草树总是那么绿,白天总是像一朵朵棉花糖,一年365天,330天都充满阳光,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生活在这里,感觉无比幸福美好~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

这并不是澳大利亚最美的模样,其实很久很久以前,澳大利亚比现在还美好…

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澳大利亚,和它最开始的样子比起来,其实是千疮百孔、残缺不全的。

那么在澳洲这片土地上,发生了什么样可怕的事情呢?……

人类首次抵达澳大利亚

别看现在澳洲人口有2400多万,但其实澳洲大陆在距今45000年前,都是没有任何人类居住的。

当时,所有人类物种都只住在亚非大陆上,他们还没办法冒险前往远洋,没人到过美洲或澳大利亚,也没人到过像日本、中国台湾、马达加斯加、新西兰和夏威夷之类较远的岛屿。

海洋所阻绝的不只是人类,还有许多亚非大陆上的动植物都到不了这个“外面的世界”。

有了这种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澳洲大陆本地生物群得以独自演化了数百万年,于是无论外形和天性都和它们的亚非远亲相当不同。

那时的澳洲大陆,原始且纯粹,一切都是按着大自然的规律演化着。

然而,这种生物间的和谐很快就被打破了,并且再无复原的可能。

45000年前,住在印度尼西亚群岛的智人,发展出了第一个能够航海的人类社会。

他们学会了如何建造及操纵能在海上航行的船只,开始前往远洋捕鱼、贸易、探险。

这给人类的能力及生活形态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变革。

在人类学会航海之前,其他能够进到海里的哺乳类动物,都是经过长期演化发展出专门的器官和符合流体力学的身形,才能进到海里,

比如像是海豹、海牛、海豚等等。

然而,印度尼西亚的智人祖先就是在非洲草原上的猿类,既没有长出鳍,也不用像鲸鱼一样等着鼻孔一代一代慢慢移到头顶去,而是做出船来,并学习如何操纵。

正是这些技能让他们能够移居澳大利亚。

在历史上,人类首次抵达澳大利亚绝对算是大事一件,

重要性不亚于哥伦布抵达美洲或是阿波罗11号登上月球。

这是人类第一次成功离开亚非大陆生态系统,也是第一次有大型陆生哺乳动物能够从亚非大陆抵达澳大利亚。

更重要的是,这些人类先驱究竟在这片新世界做了什么。

人类首次登上澳大利亚海滩的那一刻,就正式在这片大陆登上食物链顶端,也从此成为地球史上最致命的生物物种。

岁月的齿轮

在人类登陆澳洲之前,人类虽然有些创新的调整和作为,但他们对环境还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在广大的亚非大陆,虽然他们能够迁移到各种不同地点,而且成功适应当地环境,但并不会大幅改变新的栖地环境。而这些前往澳大利亚的移居者,其实是征服者,

所做的不只是适应当地环境,而是让整个澳大利亚生态系统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人类首次登上澳大利亚沙滩,足迹随即被海浪冲走。

但等到这些入侵者进到内陆,他们留下了另一种足迹,而且再也洗刷不去。

他们推进的时候,仿佛进到奇特的新世界,满眼是从未见过的生物。

有200公斤重、2米高的袋鼠,

还有当时澳大利亚最大型的掠食者袋狮,体形就像现代的老虎一样大。

树上有当时大到不太可爱的无尾熊;

平原上则有不会飞的鸟在奔驰,体形足足是鸵鸟的两倍;

至于在灌木丛里,则有像恶龙般的蜥蜴和蛇,发出咝咝声地滑行。

森林里则有巨大的双门齿兽在游荡,外形就像袋熊,不过体重足足有两吨半。

除了鸟类和爬行动物之外,澳大利亚当时所有的动物都是像袋鼠一样的有袋动物,

会先生下幼小、无助、就像胚胎一样的年轻后代,再在腹部的育儿袋中哺乳照顾。

有袋哺乳动物在非洲和亚洲几乎无人知晓,但它们在澳大利亚可是最高的统治阶级。

但不过几千年后,所有这些巨大的动物都已消失殆尽。

在澳大利亚当时24种体重在50公斤以上的动物中,有23种都惨遭灭绝,18许多比较小的物种也从此消失。

整个澳大利亚的生态系统食物链重新洗牌,这也是澳大利亚生态系统数百万年来最重大的一次转型。

而造成如此重大生物灭绝生态浩劫的罪魁祸首,就是人类。

毁天灭地的人类洪水

如果你翻开澳洲的自然历史记录,人类就是个生态的连环杀手。

可问题是,最初移居澳大利亚的人手头上只有石器时代的技术,他们究竟是怎么搞出这场生态浩劫,毁掉澳大利亚的?

首先,当时澳大利亚大型动物繁殖十分缓慢。不仅怀孕期很长、每次怀胎数少,而且两次怀孕之间相隔也久。

因此,就算人类每几个月才猎杀一只双门齿兽,也可能让双门齿兽的死亡数高过出生数。

于是不到几千年,就会看到最后一只双门齿兽孤单地死去,整个物种也就此灭绝。

而且,虽然双门齿兽身形巨大,但要猎杀并非难事,原因就在于它们对于人类的袭击根本来不及防卫。各种人类物种在亚非大陆上潜伏演化了两百万年,不断磨炼狩猎技能,而且从大约40万年前便开始猎捕大型动物。

在亚非大陆上的巨兽都已得到教训,懂得保持距离。所以等到最新一代的最高掠食者——智人出现在亚非大陆的时候,大型动物都已经懂得要避开长相类似的生物。

相较之下,澳大利亚的巨型动物可以说完全没有时间学会该赶快逃跑。毕竟人类看起来似乎不太危险,既没有又长又锋利的牙齿,也没有特别结实或敏捷的身体。而双门齿兽可是史上体形最大的有袋动物,所以它第一次看到这只长相弱不禁风的猿类,大概只会瞟上一眼,就继续回去嚼树叶了。

对这些动物来说,需要靠演化才能学会惧怕人类,但时间根本不够,它们转眼便已灭绝。

其次,人类抵达澳大利亚的时候已经掌握了火耕技术。于是,面对这样一个陌生而危险的环境,

他们会刻意烧毁难以跨越的茂密灌木丛和森林,将地貌变为开阔的草原,以吸引更容易猎捕的猎物,适合人类的需求。

于是,他们在短短几千年内就彻底改变了澳大利亚大部分地区的生态环境。 

在45000年前,桉属植物在澳大利亚只是少数。但等到人类来到,就开创了桉属植物的黄金时代。

因为桉属植物特别耐火,所以在其他树种烧得灰飞烟灭之后,就剩下它独霸天下。

这些植被变化之后,就会影响草食性动物,进而影响肉食性动物。

例如以桉属尤加利叶为生的无尾熊,就随着桉属植物领域扩张,开心地边嚼边进到新的领地。

但大多数其他动物可就大受打击。澳大利亚有许多食物链就此崩溃,其中比较脆弱的环节也因而灭绝。

所以说,如果人类没去到澳大利亚,现在我们就还能看到袋狮、双门齿兽还有巨型袋鼠在这片大陆上悠游自在。

第三次物种灭绝并不遥远

7万年前,当人类从猿人进化成智人的时候,地球上大约有200属体重超过50公斤的大型陆生哺乳动物。

而到了12000年前,只剩下大约100属。

换句话说,甚至远在人类还没有发明轮子、文字和铁器之前,人类就已经让全球大约一半的大型兽类魂归西天、就此灭绝。

对于澳洲这片土地来说,一开始,这里充满着丰富多样的大型动物族群,而没有任何人类的足迹。

紧接着,人类来了,于是我们看到一具人骨、一个矛头或是一片陶片。

而到了现在,舞台中心只剩下人类的男男女女,而澳洲多数的大型动物以及许多小型动物,都已经黯然退场。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其实挺感慨的,今天大家可以看很多公益广告,他们说我们应该保护环境,因为这个环境被破坏了,所以物种大规模灭绝。

没错,他们说得很对,今天物种确实是在以非常快的速度灭绝。但是这个广告让很多人有一种误会,就觉得我们发展了工业,工业破坏了环境,造成物种大规模灭绝,发展工业以前我们跟这个世界相处得好着呢。

胡扯。其实这个世界上非常多的物种是我们祖先在旧石器时代灭绝的。

文章到这里,就要接近尾声了。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批判人类。只是为了让大家了解,我们的祖先曾经是那么残忍。

或许,如果有更多人了解了第一波和第二波物种灭绝浪潮,就不会对现在自身所处的第三波浪潮如此漠不关心。

如果我们知道自己已经害死了多少物种,就会更积极保护那些现在还幸存的物种。

毕竟,考拉要灭绝的新闻,这几年不绝于耳。

事情再这样发展下去,很快澳洲现存的一些可爱的小生灵,也会走上和双门齿兽、地懒、长毛象一样灭绝的道路。

同时,也是为了让大家明白,我们人类现在,又是多么得孤独。

也许,对全世界上所有的大型动物来说,

这场人类洪水的唯一幸存者可能只剩下人类自己,还有其他登上诺亚方舟但只作为人类盘中佳肴的家禽家畜。

没有人希望看到那一天的到来。

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将文章转发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事实。

同时尽全力去保护这个地球,以及和我们的那些动物朋友,

用美好的东西去压制我们内心中真正阴暗恐怖的那一面,这也是我们作为智人这个物种,最后的尊严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