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今年1月,肖顿拒绝了与默多克会面的邀请。本月,这位媒体大亨与儿子拉克伦飞往悉尼后,肖顿也放弃了与默多克会面的机会。

但这位反对党领袖对与澳大利亚首富、慷慨的政治捐助者Anthony Pratt共进午餐却没有这种顾虑。

联邦竞选活动的第二天,肖特和卫生发言人Catherine King以及工党参议员Kristina Keneally一起参观了Bennelong自由党选区的Ryde Medical Centre,然后绕道前往Pratt位于悉尼的豪华公寓,从那里可以俯瞰环形码头和悉尼港。

据报道,他在豪宅里与那位纸板箱大王共进午餐。Anthony Pratt的净资产为129亿元。

Pratt家族对澳大利亚的政治阶层并不陌生。今年早些时候,Anthony Pratt和他的母亲Jeanne在他们位于墨尔本的Raheen大厦为工党和自由党举办了募捐活动。

在那次活动上,肖顿带着副领袖Tanya Plibersek,与包括前澳大利亚网球协会主席Harold Mitchell和Ellerston Capital首席执行官Ashok Jacob在内的商界重量级人物会面。

民意测验预测将成为澳大利亚下一任总理的这个人对Pratt夫妇并不陌生。正如前总理谭保指出的那样,肖顿与Pratt的父亲Richard关系很好。Richard于2009年去世。

事实上,谭保曾用“打倒Dick Pratt’s Cristal”来刺激肖顿。当时肖顿经常乘坐Dick Pratt的私人飞机。

在上次选举中,Pratt为谭保的竞选活动花费了近80万元。

这一次,Pratt还为总理莫里森和联合政府举办了一场筹款活动。

正如一名工党工作人员所说:“总得有人为这些宣传工作买单。”

自由党人士也没有放弃筹款的努力。本周日,南澳州长Steven Marshall和维州自由党领袖Michael O’Brien将齐聚墨尔本,参加一场特别的联邦竞选午餐筹款会。午宴的价格尚未公布,但只剩下两张票了。

几天后,即将离任的就业部长Kelly O’Dwyer为在Higgins接替她的自由党候选人Katie Allen做贡献,提供了每人195元的一次性鸡尾酒会。

他们说:“门票卖得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