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德莱德北部一个洞穴状的铁皮棚里,垃圾堆积得很高。一辆又一辆的卡车开进来,把垃圾倾倒在这里。
这就是一吨又一吨的家庭垃圾(牛奶瓶,麦片盒,罐头,啤酒罐等)从城市各处的人行道上被拖走后回收的地方。
在中国停止回收澳大利亚垃圾后的12个月里,载满塑料、玻璃和纸张的卡车陆续涌入全澳各地的分拣中心。
今天,一些家庭放在黄色垃圾桶里的东西仍被运往泰国、马来西亚、印度、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等其他国家。事实上,澳大利亚现在向海外运送的垃圾比在中国发布禁令之前还要多。

但在NAWMA(Northern Adelaide Waste Management Authority Resource Recovery Centre,阿德莱德北部废物管理局资源回收中心),情况就不同了。
该中心已将大约80%的垃圾再制造,这一迹象表明,尽管政府在过去一年里无所作为,但一个新生的回收循环经济正在形成。
但很快澳大利亚将受到另一个打击,因为除中国外的其他垃圾出口目的地也开始陆续不再接收澳大利亚的垃圾。
废物处理行业专家警告说,澳大利亚循环经济的发展速度还不够快。
就在镇子的另一头,
RPA(澳大利亚再生塑料公司,Recycled Plastics Australia)工厂是世界上仅有的几家可以处理路边垃圾桶里的塑料垃圾的工厂之一。

该公司总经理Stephen Scherer表示,这家工厂真正的创新之处在于,将多个工序联合起来,在同一个地方对塑料进行分类、清洁和再制造。然而尽管循环经济似乎找到了希望,但回收再制造的商品似乎难以找到买家。
但是他说:“如果联邦政府强制要求在澳大利亚的厂商包装中使用回收塑料,那么回收行业就有市场了。”
WMRR(澳大利亚废物管理和资源回收协会,Waste Management and Resource Recovery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Gayle Sloan对联邦政府不采取缺乏行动表示失望。
她表示,如果循环经济能够发展起来,澳大利亚家庭生产的120万吨可回收材料就可以变成为就业和投资机会。

强制要求在包装和建筑中使用回收材料意味着,回收企业可以为澳大利亚国内市场提供规模可观的产品,从而创造数千个就业岗位。
Sloan女士表示,联邦政府不能放任不管,把监管工作留给各州政府。
环境部长Melissa Pric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联邦政府一直在准备一项全澳性的行动计划。
部长还提到了预算案中宣布的环境恢复基金。
回到阿德莱德北部,尽管面临着最直接的运营障碍,NAWMA设施的首席执行官Adam Faulkner仍在推进实施他雄心勃勃的计划。
他说:“目前澳大利亚最大的挑战实际上是让澳大利亚的居民负责任地使用这些垃圾桶。”
Sloan女士也认为澳大利亚的包装行业中关于回收的标注很不清楚。这样,消费者也就不清楚什么是可回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