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中等收入者吗?你很有可能会给出肯定的回答。

我怎么知道的呢?因为当澳人被问到他们的收入在全国民众中的位置时,几乎每个人都声称自己处于中间位置,无论他们是富人还是穷人。

澳洲国立大学(ANU)研究员霍伊(Christopher Hoy)的一项新研究发现,92%的澳人声称自己属于60%的中等收入者。大约一半的人认为自己处于中间20%。

说到钱,我们总觉得自己的经历是最典型的。

但霍伊的研究结果揭示了我们中的许多人对自身收入和其他澳人相比究竟如何方面被严重地误导或欺骗了。

许多受访者,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都对他们的相对收入情况存在严重误解。

“一些非常富有的人觉得自己的地位比实际情况更接近底部。”霍伊说,“而一些非常贫穷的人却认为自己处于相对前列。这种误解非常惊人。”

霍伊的调查还揭示了这一趋势的一个有趣的政治转折——那就是低收入的保守派选民更有可能高估自身在收入分配方面的地位。

人们对“中等收入者”的看法也已经被大大扭曲。

新的联邦预算案中有一个很好的例子。

当财相弗莱登柏(Josh Frydenberg)向选民宣传政府的核心政策是为“中低收入者”提供每年高达1080美元的减税,即使该政策明确针对“中低收入者”,但很多高收入者实际上也能享受到。

新税惠适用于年收入不超过12.6万元的人——只有不到10%的纳税人申报的收入达到这个数。

中等收入者的定义变得如此混乱,我们又该如何看待呢?

原因之一是人们错误地把全职工作者的平均收入当成了中等收入。

尽管全职工作者的比例在过去五十年中稳步下降,但人们依然普遍认为觉得这类工作者是最典型的。

我们忘记了有近三分之一的澳洲工作者从事兼职工作,其中大多数是女性。

我们还忘记了,大约三分之一的澳洲家庭收入低到都不用纳税,包括收入非常低的工作者、老年金领取者以及失业者。

全职工作者的平均收入实际上远远高于澳洲收入范围的中游。

而澳洲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可能进一步扭曲了我们对中等收入的看法。

年收入超过18万元的人适用于最高税率45%,这已经成了高收入的非正式标准——尽管只有约3%的纳税人的实际收入适用于这个税率。

拥有高收入的澳人的真实比例远大于此。但有些人可能自以为只是中等收入者,因为他们的税率还没有这么高。

那么澳洲的中等收入人士实际上能够得到什么呢?

要得出一个答案,比你想像的要复杂得多。

衡量收入的方法有很多种,包括税务局(ATO)关于个人纳税人的数据以及统计局(ABS)对工作者收入和家庭收入的调查。

本周由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科茨(Brendan Coates)和考威尔(Matt Cowgill)发表的研究显示,澳洲(包括全职和兼职人员)的年工资中位数或中间收入略低于5.8万元。

税务局上个月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澳洲2016-17年的应税收入中位数甚至更低,只有44,382元——这意味着当年提交的所有纳税申报表中有一半低于该数字。

科茨估计,综合考虑一下不同的收入数据,中间点的“范围”在每年4万-6万之间。“如果你的年收入超过这个数,你就已经胜过大多数人了。”他说。

澳洲社会服务委员会的社会政策研究员兼顾问戴维森博士(Peter Davidson)在判断哪些人属于中等收入者的时候会参考家庭类型。

他将中等收入者定义为年收入4-5万的单身人士或单亲家长,年收入8-9万的有孩子的夫妇,以及年收入约6万元的退休夫妇——接近老年金开始遭到削减的收入标准。

戴维森说人们高估了中等收入的标准,因为他们没有考虑到有多少澳洲家庭依赖低薪工作、兼职工作和社会福利金。

“公众没有正确认识到哪些人坐在中间;”他说,“人们以为收入分配比实际更平等,许多人将自己放在了错误的位置上。中等收入家庭并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样。”

 

本文译自《悉尼晨锋报》Matt Wade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