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工党领袖肖顿引发了一场关于养老金的政治冲突。此前,肖顿告诉选民,尽管他采取了四项政策参与选举,在过去10年里至少筹集了189亿元,但他“没有计划”对他们的养老金增税。

根据工党计划,100多万澳大利亚人可能会为他们的养老金缴纳更多的税,其中包括对基金支付更严格的上限,以及对收入更高的工人征收更高的缴款税。

在被问及减少碳排放的承诺(包括为制造商提供新的许可证计划)对经济的影响时,肖顿也在气候变化政策上遇到了困难。此后,工党迅速澄清了自己的立场。

总理莫里森宣布,如果他在大选中重新执政,他不会对养老金做出任何改变。他补充称,肖顿“一定是忘记了”提高收入的工党政策。

周三,财政部将发布大选前财政展望(Pre-Election Fiscal Outlook),这一更新将为大选设定预算基准,届时经济辩论可能会加剧。

政府对负扣税、资本利得税、股息计算、家庭信托和养老金等方面的变化进行了有争议的分析。养老金的对比加深了围绕工党税收政策的政治斗争,该政策在过去10年里筹集了1570亿元。

Rice Warner公司执行董事Michael Rice表示,工党随着税收增加的政策与通过减少股息退税来增加560亿元的税收的计划如出一辙。

他说:“‘不征收新税’的主张似乎确实有点违反政策。”

记者周二问肖顿,他是否会排除养老金“新税或增税”的可能性,他的回答非常笼统,没有提到他的政策。

他说:“我们没有增加退休金税收的计划。

当再次被要求排除改革的可能性时,他表示:“我们没有计划对养老金征收任何新税。”

当被问及排除增税或增税的可能性时,他说:“当然”。

工党关于养老金的四项政策包括降低高收入养老金贡献税(High Income super Contribution)的起征点,这意味着年收入超过20万元的工人将支付标准15%的缴款税率的两倍。

政府估计,在目前每年25万元的减税门槛下,将有13万人缴纳更多的税款。

Rice表示,这一改变将导致更多的工人为他们的养老金缴款支付30分,从而导致他们的资金投入减少。

他说:“这让人们在退休后无法自给自足。”

第二项工党政策是废除一项允许“补缴缴费”的政府规定,这个规定允许那些几年来没有一次性缴纳养老金的工人就可以一次性缴纳养老金。

根据规定,如果一名工人选择在四年之内不向自己的基金投入每年2.5万元,那么他或她可以在第5年一次性缴纳12.5万元,但工党会阻止这一做法。

政府估计,这可能会限制23万可能使用这些规则的工人。

第三项工党改革将取消政府的一项计划,该计划允许更多的小企业主以税收减免的形式申报他们的个人养老金供款,这项措施适用于约80万名工人。

第四项改革将把非减让性捐款上限从10万元减少到7.5万元,限制人们将遗产等一次性捐款存入基金的能力。据估计,这将影响2万人。

工党在2016年11月发布了一份成本估算,称这四项措施将在未来10年筹集189亿元。

政府上周五发布的财政部模型预测,同样的措施将带来340亿元的税收收入,尽管这是基于联合政府对工党政策的描述,而不是工党自己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