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电讯报》前天就报道了一则新闻,

由于协助悉尼警方调查,

一名来澳非法工作的泰国籍性工作者获得PR,

住处和银行账户。

(图片来源:网络)

而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在过去的12年里,这名泰国女子一直以黑民身份从事卖淫。这名泰国性工作者黑了下来,而且还从事的是非法卖淫,理应被遣返。

但由于作为证人这名泰国女子协助警察指控了老鸨Rungnapha Kanbut奴役亚洲性工作者;

日前,在AFP的协助下,她却获得PR和护照,而且还搬了家,有了银行账户,继续合法从事色情行业也变得未来可期了。

Rungnapha Kanbut(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根据这名受害人的证词,2004年以来,这名女子和另外一名女子以访客签证抵达悉尼,老鸨Kanbut要求她们卖淫来偿还4.5万澳元的债务,几乎日日开工。

她表示,在Kanbut手下工作时,上班时间为上午10点到晚上10点,但常常开工到第二天8点,而且还有客人朝她吐口水,殴打她,但Kanbut只是劝劝说“忍忍就过去了”。

目前老鸨Kanbut被指控了6项罪名,包括故意蓄奴、洗钱等,但她否认相关罪名。

由于担心被遣送回泰国,她很快便向移民官员坦白了自己的签证状况以及如何非法来澳从事色情行业的工作。这名受害人因此也获得了几星期的过桥签证,同时她表示愿意出庭并指认Kanbut让她作为性奴隶工作。

其实从警察突袭她所在的妓院后,没有其他职业技能的她,能够选择的其实不多,所以也只能规规矩矩地在悉尼妓院继续从事情色工作。

(图片来源:网络)

辩护律师Jeffrey Clarke询问:“你之所以可以这样,是因为AFP给了你PR,在日常生活中,你也得到了警方的帮助,我的意思是护照,居住的地方。”

当Clarke询问是否警方也给了她一个银行账户时,该女子却表示,自己并不知情具体是谁帮助了她。

(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这位女子告诉法庭,之前在泰国她也是从事情色工作,2004年,有人告诉她可以去澳洲。但她表示,自己来澳洲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观光。

她说道:“我看过有关澳洲的纪录片,这里很棒,有袋鼠、所以我想来看看。”

不可否认的是,即使是在较为发达的澳大利亚,色情行业仍然是一个高危行业。

今年二月份的时候,澳媒就曾爆出过一名89岁的高龄嫖客因不满之前为他服务的某位妓女拒绝为其提供服务后,就端着猎枪,向这名妓女开枪。所幸这位嫖客,体力不支,两枪都没击中,让这位妓女得以安全逃脱。

这种被法官批评为“极端自私的犯罪“最后带给这位嫖客的是在狱中守着铁窗度过人生剩余岁月。

虽然有些人因为各种不同的原因从事了色情道路,但在澳洲,这并不意味着就低人一等,不受法律的保护。

其实那些深处沼泽之中却努力生活的人并不应该被人鄙视,而那些利用这些边缘人群和弱势群体的不法分子才是应该被众人狠狠唾弃并接受正义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