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ISIS 恐怖组织“,大部分人对此都会下意识远离,毕竟谁都不想与“恐怖分子“扯上关系。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有些胆大、心大。在全球各地,总有人会选择离开自己的国家,加入“组织“,然后因为后悔加入而被打脸……

2014年,澳洲一男子Khaled Sharrouf 带着全家去了叙利亚,加入了ISIS组织。

Khaled Sharrouf

2015年,Khaled 发在社交状态发文表示:“这是我的好儿子。

图中的男孩手里拿的是一个刚砍下来的人头。看到这一幕,你是不是也和网友们一样瑟瑟发抖。

目前,Khaled 和他的妻子,以及这位提着人头的儿子和他们的另一个孩子已经在战乱中丧生。

只剩下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他们也都变成了孤儿,如今深陷难民营。

其中17岁的女儿Zaynab 被父亲强迫嫁给了同在ISIS 组织的一名澳洲成员,也生下了两个孩子,现在还有七个半月的身孕。

尽管她一直身处ISIS 的野蛮暴力环境中,Zaynab表示,如果他们回到澳大利亚,她和她的兄弟姐妹绝对不会冒任何风险,会好好生活。

我只想离开这里。我一直都想回家,我没有选择的被家长带来这里的,他们的罪恶不应该让孩子来承担。而且现在他们都不在了,我希望我们能回归正常生活。

对我和我的孩子们来说,我希望过正常的生活,就像任何人想要过上正常的生活一样。

另一个女儿Hoda也说:

我不知道我有权过正常的生活吗?过去的五年一直很艰难,我想早点离开,但从没被允许,当妈妈告诉我们在叙利亚,我就一直在哭,还不停吵着要回家。但是这里进来容易,出去太难了。一旦进来,就出去不了……

在此期间,Hoda 也多次尝试和祖母进行联系,希望祖母帮助他们回家。但是前两次都失败了,目前他们的祖父正在尝试第三次帮助。

据悉,在2015年,他们的爸爸Khaled 曾俘获了一些女人来做他们的“保姆“,帮忙照顾孩子和其他家务琐事。

通过接触,有“保姆“表示这些孩子已经没那么单纯,甚至还学坏了。

这几名孩子还曾经拿刀威胁我们,说我们信仰不同,要把我们斩首并把过程用手机录下来。

他们祖母已经向澳洲官方求助,尽管澳洲总理莫里森也对这些孩子的遭遇表示同情,但他也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澳洲不接受从叙利亚过来的人。

而反对党领袖Bill Shorten则表示如果他当上总理,他愿意对这些孩子伸出援手,进行帮助。

而这样加入ISIS后,“打自己脸“的例子,在全球都不算少数……

01

英国19岁女子怀孕后

想回国生孩子

之前一名叫贝格姆(Shamima Begum)的19岁女孩引起了英国媒体的集体关注,她的一句“我现在想回英国生小孩”分分钟引爆了英国舆论,惊得吃瓜群众都表示慌了,因为她也曾表示:“我在伊斯兰国,不会再回家了!”。

2014年12月的时候,15岁的英国女孩沙米娜突然带着自己的护照和1000英镑离家出走。

当家人发现异常报警寻找她的下落时,发现一切都晚了,这个小姑娘已经独自坐飞机去了土耳其首都,随后只身前往了叙利亚。

沙米娜

沙米娜的家人第一时间收到关于她的消息已经是两周后,小姑娘在电话那头无比笃定地告诉父亲:我在伊斯兰国,不会再回家了!

沙米娜就此成了ISIS恐怖组织里能确认身份的最年少英国籍成员,在英国社会引起轰动。

前往叙利亚的路线

一个15岁的乖乖女,怎么就被ISIS忽悠去了呢?!

警察在调查中发现沙米娜的出走和恐怖分子的网络宣传密切相关,沙米娜无意间接触到了极端宗教分子在网络散布的言论并被成功洗脑,从此自学阿拉伯语,暗中存钱准备投奔ISIS。

当沙米娜家人多方求助试图劝说她回家时,谁也没想到,2015年初又有3个女孩子失踪了!

这一次离家出走的正是沙米娜的3个闺蜜,其中就有我们开头提到的贝格姆。

3个平时在学校里表现良好成绩全A的学生,在与好友沙米娜的交往中,竟纷纷被洗脑成为了ISIS的追随者,默默带着自己的护照出走了!

她们的目的地也是叙利亚,4个女孩最后在ISIS打造的“女性之家”里汇合,一起成为“圣战新娘”,很快嫁给了不同国籍的“ISIS战士”。

后来英国方面完全失去了她们的消息,直到最近泰晤士报的记者在叙利亚北部的难民营里偶然发现了贝格姆,4名投奔ISIS的英国女孩才重新被英国民众记起。

贝格姆与丈夫

她的丈夫叫Yago Riedijk,是一名加入ISIS恐怖组织的荷兰人,目前贝格姆和丈夫在战乱中失去了联系,正独自带着孩子暂避叙利亚北部的难民营。

至于另外的3名女孩,其中一个已经在2016年的一场空袭中遇难,还有2人仍下落不明。

短短4年的时间,贝格姆已经成为3个孩子的母亲,并且有2个孩子都不幸夭折,上周末,她刚产下了一名男婴,但她表示自己刚出生的儿子身体状况很差,难民营环境恶劣,物资紧张,无法照顾好孩子。

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在安全的环境下成长,贝格姆向英国政府发出请求,希望能回到英国。

03

难民营的生活比想象中可怕

在条件十分艰苦的难民营里,贝格姆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年仅19岁的她显得十分疲惫,但全程交流都表现出异常的平静。

当记者问及贝格姆是否知道ISIS的恐怖行径时,她并不认为斩首处决之类的恐怖行径有何不妥。

面对镜头,贝格姆坦然地表示自己想回英国是希望给孩子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但对于自己投奔ISIS的选择,她并不后悔。

“我觉得,大家都应该同情我。

谈到对于未来的设想时,贝格姆并不想长期留在难民营,她觉得条件太艰苦了,难以承受。

如果英国能让她回去,她觉得未来还是充满希望。

面对贝格姆的请求,英国情报机构军情六处处长Alex Younger认为英国没有理由拒绝。

但英国内政大臣Sajid Javid的态度却一直很坚决,他曾登报发表题为《如果你像贝格姆一样投奔ISIS,我一定用尽全力阻止你回国》的文章反对这样的回国请求。

最终,贝格姆被英国政府剥夺英国国籍。但考虑到贝格姆的母亲是孟加拉人,在法律上,如果她有双重国籍或许还能以外国人身份回到英国。

2月20日,孟加拉政府回应:虽然贝格姆的母亲是孟加拉人,但贝格姆不是,孟加拉不会承认她的国籍。

04

在“ISIS“组织中

成人世界更可怕

ISIS即“伊斯兰国”,因为对俘虏及包括记者在内的平民进行斩首并拍摄视频广泛传播,被许多国家定性为恐怖组织。

除了行为残忍,ISIS还很会利用互联网作为传播手段,以宗教之名诱导西方青年到中东参加“圣战”;女性则会被安排成为“少女新娘”,甚至沦为性奴。

文明社会里ISIS的暴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他们为了所谓的信仰,杀战士、杀平民,杀“异教徒”…..无数种残忍的杀戮方式让人毛骨悚然。

此前埃及电视台爆出ISIS让雅兹迪性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吃了她自己1岁的孩子。

之后又有媒体爆出ISIS将一个年仅10岁的女孩当着家人的面强奸致死……

这位来自汉密尔顿的男子今年42岁,已经加入ISIS五年时间了,还登上美国政府的全球恐怖分子黑名单。

他明明是自愿加入“ISIS“,曾经在网上公开宣布已经烧毁了新西兰护照,还鼓励新西兰人在Anzac Day发动“圣战”,还扬言不完成圣战绝不回国,结果他也被自己啪啪打脸了。

据媒体报道,Mark Taylor 试图逃出恐怖组织后,在叙利亚当地被捕,目前被关押在一处库尔德人控制的监狱,而库尔德人正是ISIS的死对头。

ISIS恐怖组织事实上已经是强弩之末,被赶回叙利亚东部Baghouz的一小片残余土地,并且不断遭受美国支持部队的袭击。

Taylor表示自己是主动投降的,投降的原因是ISIS现在太穷了,没有食物、没有钱,连最基本的生活设施都没法保障。

让人惊讶的是,Taylor说他最大遗憾是买不起“性奴”。

成千上万的雅兹迪女人和少女被ISIS掠走作为性奴,ISIS说这些人是“异教徒”,就应该被强奸。

他说:“要买性奴,至少需要$4000美元,买来的还是至少50岁的老女人。要买个好点儿的,至少要1万或者2万美元。

Taylor说自己和两名叙利亚女性结过婚,但婚姻都没能持续下去。

“我只能做出最后决定,那就是离开。”

去哪儿呢?他想到了自己的祖国——新西兰。

我很抱歉带来了太多的麻烦,有点鲁莽和浮夸……我不知道是否能回到新西兰,但归根到底,这是我余生不得不面对的事情。

不过他明白自己可能会进监狱。他为此强调,自己没杀过人,这五年来只是做守卫,只是目击了别人被砍头而已。他觉得,如果新西兰不接受他,他会很惊讶。

///

究竟是怎样的“信仰”,才能做出如此泯灭人性的恐怖行径?

近年来ISIS在世界各地制造的恐袭更是让无数原本美好的家庭被迫撕裂,承受诸多莫名的苦痛,试问战火与纷乱之后留下的罪孽谁来买单?

那些饱受ISIS迫害的无辜百姓又能向谁寻求救助的出口?

有些路

注定无法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