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数据披露了澳大利亚饮酒率最高的职业——首席执行官(CEO)一跃成为澳洲最喜欢喝酒的人,而照顾者和助手则是最清醒的。

首席执行官、总经理和议员排名第一,尽管自2015年以来,每周饮酒的工作者比例已经下降了2.9%。

厨房工作人员的饮酒比例降幅最大——从2017-18年的63.7%降至47.4%。

自2015年以来,设计、工程、科学和运输工作者的每周饮酒率几乎保持不变,去年仅增长了0.1%。

而失业人员是喝酒第二少的人群,饮酒率只有42%。

数据显示,除了技工、农民以及饮酒更多的艺术和媒体专业人士外,过去三年所有职业的每周饮酒量都保持不变甚至下降了。

农民饮酒的人数增加了8%,达到76.6%,但弗林德斯大学副教授皮德(Ken Pidd)表示,这可能反映出他们承受的心理压力,特别是在旱灾期间。

他告诉《每日电讯报》,每当一份工作给身体、情感或心理造成压力时,人们酗酒的风险就会上升,这可能是酒精消费增加的原因。

尽管农民饮酒不断增长,但熟练的畜牧业和园艺业工作者的饮酒率却下降了10%以上。

平均而言,技工每年的收入超过81,000元,专家说,高收入也提高了他们的饮酒率——在过去三年里,他们的饮酒率上升了5%至77.5%。

技工的可支配收入很高,相比之下,收入较低的照顾者和助手平均时薪只有22元。因此,后者也是饮酒量最少的群体——去年降幅为6.7%,仅为41.7%。

皮德说,建筑工人的高饮酒量可以简单地归结为传统文化,他们都习惯在下班后一醉方休。

但他也指出,酒精消费量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下降,当时,建筑工人就算在午餐时间喝酒都非常正常。

专家认为,工作稳定不容易失业,也是技工饮酒率高的另一个原因。

“我们的建筑和建设行业仍在上升期,技工没有失业的风险,如果我是一个技工,我会觉得我的工作相当安全。”人口统计学家库斯坦马奇(Simon Kuestenmacher)告诉《每日电讯报》。

另一组“大酒桶”是搞艺术和媒体行业的人士,每周饮酒的人数比例从66.4%增加到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