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择期手术(elective surgery)的等待时间大幅延长48%,导致数千名患者在接受手术前就已死亡,而其他患者则需等待两年以上才能获得治疗。

公立医院择期手术的等待时间目前处于2001-02年度记录开始以来的最高记录,所有患者中有一半等待至少40天,高于16年前的27天和2013-14年度的36天。

而在他们进入手术等候名单之前,许多患者已经等待了440多天,仅仅是为了能约上医院专家——这是被列入等候名单的第一步。

这意味着从全科医生推荐他们进行手术开始,他们可能需要等待两年或更长时间才能真正接受手术。

澳洲等待时间最长的有:

*西澳Bunbury Hospital的切除扁桃体手术,476天

*南澳Flinders Medical Centre的膝关节置换术,384天

*新州Goulburn Hospital的髋关节置换术,353天

*维州Western Hospital膝关节置换术,326天

* Flinders Medical Centre的髋关节置换术,360天

大多数澳人没有意识到,全澳各地医院的等候时间差别很大,某些医院的某些手术根本不需排队,而在其他医院,等待时间超过一年。

医院支出已经成为一个主要的选举战场,工党提供了28亿的“更好的医院”资金,并承诺将联邦分担的公立医院注资比例从45%提高到50%。

反对党党魁肖顿(Bill Shorten)还承诺拨款5亿用于削减癌症手术等候名单,2.5亿元用于削减其他治疗的等候名单。

联盟党承诺支付45%的公立医院预算,并将资助12.5亿元的社区卫生和医院计划,其中包括癌症治疗、农村卫生和医院基础设施,毒品和酒精治疗,预防、初级和慢性疾病管理以及心理治疗健康。

澳洲医师协会(AMA)提供的一份成绩单显示,需要在公立医院进行紧急手术的100万人等待的时间超过临床推荐时间。“与去年相比,每1000人口中的择期手术入院人数实际上在全澳范围内倒退了1.5%,而在每个地区都倒退了两位。”AMA主席巴通(Tony Bartone)说。

新闻集团的一项调查发现,数千人在接受所需手术前就已死亡,有超过8200人因死亡或联系不上被移出等候名单。

新州医院等候时间

在新州的Goulburn Hospital,一半患者要等待超过353天才能获得完全的髋关节置换,而在Royal Prince Alfred Hospital只需12天。

在Broken Hill,一半患者需要等待368天以上才能进行膝关节置换,而Royal Prince Alfred只需20天。

在悉尼Royal North Shore Hospital和Nepean Hospital,一半患者要等待356天才能进行扁桃体切除,而在Concord Hospital只需36天。

新州Manning Hospital的一半患者为白内障手术等待346天以上,而在Royal Prince Alfred Hospital只需8天。

维州医院等待时间

墨尔本Western Hospital的髋关节置换要等超过241天,而Box Hill Hospital只需47天。

在墨尔本Western Hospital,半数患者等待超过326天才能获得膝关节置换,而在Box Hill Hospital只需47天。

Sunshine Hospital的扁桃体切除术需要一半患者等待224天,而在BendigoHospital只需13天。

在Royal Melbourne Hospital,一半患者为白内障手术等待146天,而West Gippsland Healthcare Group无需等待。

昆州医院等待时间

在昆州的ToowoombaHospital和Logan Hospitals,超过一半的患者要等待超过317天才能接受髋关节置换,而在Princess Alexandra Hospital为43天。

在Logan Hospital,一半患者为膝关节置换等待超过358天,而Maryborough Hospital为90天。

在Mackay Base Hospital和Logan Hospital,半数患者为扁桃体切除术等待359天以上,而Gympie Hospital无需等待。

在布里斯班的Mater,半数患者为白内障手术等待313天,而Thursday Island Hospital根本不用等。

巴通博士说,等待时间如此之长,是因为医院没有足够资金来应对不断增长的需求。“医院正面临三重打击。人口在增长,年龄越来越大,健康状况越来越复杂。”他说。

AMA成绩单显示,是床位不足导致了问题。65岁以上患者现在占入院事件发生率的40%,比2009-10年度的37%有所增加。然而,每1000名65岁以上人口的病床数量却从16.9降至16.6。

消费者健康论坛主席威尔斯(Leanne Wells)表示,择期手术的医院候补名单的长度和变化是一个问题,人们需要更好的初级卫生保健,以防止做手术的必要。

“我们需要对公共部门进行更多投资,同时改变公立医院流程,使人们能够找到并访问排队较短的医院。提供一个帮助人们找到它们的工具是重要的第一步。”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