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高校捍卫了他们为留学生设定的录取标准,并声称留学生的毕业率略高于本地学生,还驳回了一位权威人口统计学家的调查结果,即留学生的大幅增加给主要州府城市造成了“负担”。

比瑞尔(Bob Birrell)的一份报告总结称,留学生不但推动了住房拥堵,还导致大学的录取标准下降,因为大学都在激烈争夺全额支付学费的外国学生。 

澳大利亚大学联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的首席执行官杰克逊(Catriona Jackson)表示,为国际学生设定的英语标准与美国和英国相似,澳大利亚学术机构的留学生顺利毕业的比率与本地学生相似。

杰克逊表示,教育部的数据显示,国际学生的毕业率为86%,国内学生为84%。

“国际教育是为了加强与我们地区的联系,并成为全球社会的一部分,”她说,“当国际学生选择在澳洲留学时,会与我们的学生和我们的国家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总部位于墨尔本的澳大利亚人口研究所(Australian Population Research Institute)负责人比瑞尔博士呼吁提高对留学生的英文和经济要求,声称留学生造成了悉尼和墨尔本的拥堵。

就在莫里森政府决定将永久性移民签证数量从每年19万减少到16万的一个月后,比瑞尔博士说,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的数据,他的报告显示永久性移民计划并未对城市拥堵造成太大影响。

他发现留学生才是净移民的最大贡献者——占44%——这一数字从2012年的25,700人跃升至去年的104,987人。比瑞尔博士指责大学放宽入学标准导致留学生人数大增。

墨尔本人口统计组织研究(Melbourne‘s Demographic Group)主任库斯滕马赫(Simon Kuestenmacher)说,留学生刚到澳洲时就按照典型的住房模式聚集在靠近“知识中心”的地方。

来澳一年或一年以后,最初由父母安排住宿的留学生会转向更便宜的合租房,并且继续维护原本的朋友圈。

库斯滕马赫表示,留学生带来的经济利益很大,他们不但需要缴纳学费,还会在本地消费。留学生毕业后回澳旅游,或者有亲友来探访,也对旅游业有利。

他赞同比瑞尔博士关于大学降低了录取标准的结论,但认为留学生涌入“不只是一个赚钱的机器”。

“大学依赖国际学生,因为政府削减了大学经费。为了提供良好的教育,你需要接纳留学生,每一个留学生都是在补贴本地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