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丽娜(Lina Cho)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做出了她年轻的生命中最艰难的决定:要去牛津大学学法律,还是去哈佛大学念经济学,又或者去同样属于常春藤盟校的宾夕法尼亚大学。

像许多希望到海外学习的澳大利亚学生一样,她很可能会选择美国而不是英国。

“有人说美国的大学培养公民,英国的大学培养学者,”这位17岁的华裔女孩说,“我自己并不是一个特别有学问的人——我更喜欢那种把你塑造成一个更全面的人的理念。” 

教育和培训部的最新研究表明,2017年将有近5万名澳大利亚大学生在海外留学,四年内增加了64%。大多数人是交换生或短期游学。

最受欢迎的目的地是中国,吸引了11.2%的学生——反映了澳大利亚和中国大学之间日益加强的合作。

美国几乎同样受欢迎,占11.1%。曾经是澳大利亚学生首选目的地的英国排名第三,占8.3%。

绝大多数学生在海外学习不到一个学期。该部门的数据不包括像曹女士这样的12,713名学生,他们在海外高等教育课程学习超过两年。

这名长老会女子中学(Presbyterian Ladies College)通过谘询公司Crimson Education来浏览申请流程。对于美国大学来说,这涉及参加ACT考试(类似于SAT考试)和撰写个人论文。

招生人员还会看到学生的澳大利亚ATAR成绩(小曹拿到了99.7),他们的HSC分数和学校报告。她被美国两所常春藤联盟大学和世界顶尖大学牛津大学录取。

“英国大学要求的东西比较简单,”她说,“只需要个人陈述、学校成绩单,不需要提供课外活动清单——更多地是基于学术。”

小曹倾向于选择哈佛大学的经济学专业,包括学费、食宿和医疗保险在内,每年的费用略高于11.2万澳元。她希望自己能有资格获得一些经济援助,她的父母将支付其余的费用。

她说:“我希望长大以后能报答父母。”而她不指望牛津大学给她减免学费,非欧盟国际学生光是学费就要4.5万到6.9万澳元。

约书亚·朴(Joshua Park)去年从北悉尼男子中学(North Sydney Boys)以99.5的ATAR毕业,他在完成HSC的同时还准备着SAT考试,并最终选择到美国留学。

朴研究了美国有关机构推荐的书籍,发现SAT比HSC更容易,部分原因是学生可以有多种选择。“话虽这么说,但其实也没有那么简单。”他说。

他已获得全额奖学金,并将于9月在美国开始他的常春藤联盟大学生活。

“哈佛非常慷慨,他们拥有如此良好的环境,培育出了众多校友。”他说,“这对我来说是梦想成真。现在我感觉仍像是在做梦——我害怕明天梦就会醒。我要等踏上美国土地才会感到真实。”

澳大利亚在美留学生人数在美国排第30名,但参加美国全国大学体育协会的大学生运动员人数却在前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