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麗娜(Lina Cho)在不到兩周的時間裡做出了她年輕的生命中最艱難的決定:要去牛津大學學法律,還是去哈佛大學念經濟學,又或者去同樣屬於常春藤盟校的賓夕法尼亞大學。

像許多希望到海外學習的澳大利亞學生一樣,她很可能會選擇美國而不是英國。

“有人說美國的大學培養公民,英國的大學培養學者,”這位17歲的華裔女孩說,“我自己並不是一個特別有學問的人——我更喜歡那種把你塑造成一個更全面的人的理念。” 

教育和培訓部的最新研究表明,2017年將有近5萬名澳大利亞大學生在海外留學,四年內增加了64%。大多數人是交換生或短期遊學。

最受歡迎的目的地是中國,吸引了11.2%的學生——反映了澳大利亞和中國大學之間日益加強的合作。

美國幾乎同樣受歡迎,佔11.1%。曾經是澳大利亞學生首選目的地的英國排名第三,佔8.3%。

絕大多數學生在海外學習不到一個學期。該部門的數據不包括像曹女士這樣的12,713名學生,他們在海外高等教育課程學習超過兩年。

這名長老會女子中學(Presbyterian Ladies College)通過諮詢公司Crimson Education來瀏覽申請流程。對於美國大學來說,這涉及參加ACT考試(類似於SAT考試)和撰寫個人論文。

招生人員還會看到學生的澳大利亞ATAR成績(小曹拿到了99.7),他們的HSC分數和學校報告。她被美國兩所常春藤聯盟大學和世界頂尖大學牛津大學錄取。

“英國大學要求的東西比較簡單,”她說,“只需要個人陳述、學校成績單,不需要提供課外活動清單——更多地是基於學術。”

小曹傾向於選擇哈佛大學的經濟學專業,包括學費、食宿和醫療保險在內,每年的費用略高於11.2萬澳元。她希望自己能有資格獲得一些經濟援助,她的父母將支付其餘的費用。

她說:“我希望長大以後能報答父母。”而她不指望牛津大學給她減免學費,非歐盟國際學生光是學費就要4.5萬到6.9萬澳元。

約書亞·朴(Joshua Park)去年從北悉尼男子中學(North Sydney Boys)以99.5的ATAR畢業,他在完成HSC的同時還準備着SAT考試,並最終選擇到美國留學。

朴研究了美國有關機構推薦的書籍,發現SAT比HSC更容易,部分原因是學生可以有多種選擇。“話雖這麼說,但其實也沒有那麼簡單。”他說。

他已獲得全額獎學金,並將於9月在美國開始他的常春藤聯盟大學生活。

“哈佛非常慷慨,他們擁有如此良好的環境,培育出了眾多校友。”他說,“這對我來說是夢想成真。現在我感覺仍像是在做夢——我害怕明天夢就會醒。我要等踏上美國土地才會感到真實。”

澳大利亞在美留學生人數在美國排第30名,但參加美國全國大學體育協會的大學生運動員人數卻在前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