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蔬菜、医疗和教育的开支大幅上涨,才使得3月当季的通胀跌至负值,这对消费者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对家庭预算来说,更糟糕的是,第三季度初疲软的汽油价格现在已经出现逆转,涨至6个月高点,油价飙升,车主在油费上的开支也在急剧上升。
通胀对食品,尤其是新鲜食品、家禽和面包的影响,可能会改善即将由大型连锁超市Coles和Woolworths发布的3月份季度销售数据。
这些超市无法压榨受干旱和洪水影响的农场供应商,这意味着这些农产品增加的成本已经转嫁到收银台的顾客身上。

但正如我们之前所看到的那样,物价上涨可能会导致消费者需求下降或者转而买一些更便宜的商品。还记得2011年香蕉价格上涨时,人们停止购买香蕉吗?
消费者的反应将决定不断上涨的食品价格是否意味着超市利润和销售额的提高。
另一个给通胀带来严重影响的是下跌的房价。持续下跌的房价将给6月份的通胀带来进一步的下行压力。
这对那些拥有房子的人来说是个坏消息。
最新的通胀数据显示,消费者需要购买的许多商品和服务的价格都有所上涨。3月当季,娱乐、服装和度假等非必需品变得越来越便宜。
没错,公用事业支出也略有下降,但医疗保健(尤其是药品)的价格上涨了5%,教育成本也上涨了2.7%。

AMP首席经济学家Shane Oliver指出:“尽管汽油价格此后有所反弹,但从服装、租金、家用设备、服务和通讯等领域价格走软可以明显看出,澳大利亚的经济缺乏根本的定价压力。”
尽管人们预计燃油价格将继续上涨,但几乎没有其他因素能给经济学家们带来通胀将复苏的希望。
Westpac(西太银行)说:“通货膨胀率远低于澳储行设定的目标区间,而且没有理由指望通胀将会很快回到目标区间。”
疲软的消费需求、激烈的竞争以及企业缺乏定价权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和未来的盈利来说都是一个令人担忧的征兆。
通胀数据走弱的消息将推动澳储行降息,带动股市上涨。

澳储行最近表示,在决定降息是否合适前,该行将参考通胀和就业市场的情况。
但由于最新的通胀数据远低于澳储行的预期,越来越多的人一致认为,即使就业市场保持乐观,澳储行也不能再等了。
现在,有一批经济学家把预期的降息时间从8月提前到了5月(正值大选中期)。
瑞银(UBS)经济学家指出,过去5年里,澳储行都未能实现其通胀目标,基础通胀率同比下降至1.4%的纪录低点。
瑞银(UBS)说:“为了保持通胀目标的可信度,我们现在认为,澳储行不会等到失业率上升才降息,他们可能会早5月份就被迫降息25个基点。”
因此,本季度疲弱的通胀数据能给大家带来的一线希望是,我们可能会比预期更早看到抵押贷款服务成本的下降。

本文译自Elizabeth K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