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发表在Plos One上发表的一项德国餐馆工作人员研究显示,食品服务工作者普遍忽视了食物过敏问题。

在杜塞尔多夫大学的研究人员调查的295名工作人员中,35%的人认为他们可以通过向出现过敏反应的顾客提供冷水来“稀释过敏原”,只有五分之一认为从成品中去除过敏原是为过敏顾客提供安全膳食所必需的。

超过41%的人表示他们相信一些客户捏造了过敏症。 

澳洲是世界上过敏率最高的国家,在这里,无知可能不那么明显,但是有严格饮食要求的食客仍然会感到挣扎。

来自阿德莱德南区Brighton的护士茉莉(Jasmine Wels)上个月在网上订购印度外卖后发生了过敏反应。

她和丈夫曾多次提醒那家餐厅,她对腰果严重过敏,她在网上订单中特别备注,取餐时还专门检查——但38岁的茉莉说,她出现过敏反应之后打电话质问餐厅的经历突显了一些人对食物过敏严重缺乏认知。

而即使菜单上标注适合过敏人士,也可能存在问题。2018年对墨尔本企业出售的“无麸质”食品的研究表明,9%的谷蛋白水平仍可能对乳糜泻患者有害。

25岁的茱莉娅(Julia Jensen)在悉尼Darling Harbour约会时亲身体验到了这一点。

这名患有乳糜泻的Sutherland Shire会计师从菜单上点了一份无麸质餐点,却在一小时后出现了痉挛,呕吐和腹泻——她只好疯狂冲进另一家餐厅的洗手间。

“任何时候外出就餐,就像在跟你的健康玩俄罗斯轮盘赌一样。”她说。

乳糜泻是一种自身免疫疾病,茱莉娅说,她通常会在接下来的两周里都有不良反应。“很多人都以为你只是一个晚上不舒服而已……但是它会引发你的免疫系统自我攻击,所以接下来两周你都昏昏沉沉,提不起劲。”

澳洲过敏和过敏症协会(Allergy&Anaphylaxis Australia)会长、国家过敏策略联合主席赛德(Maria Said)表示,虽然对交叉污染存在“很多恐惧”——例如用同一个油锅烹制多份餐点——但像茉莉的情况那样,过敏原被“心不在焉”放进食物中的情形更为常见。

对于有食物过敏的人来说,哪怕感染一点李斯特菌或沙门氏菌都可能比吃下一点点的花生或牛奶更安全。

而忽视顾客食物过敏的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

去年,英国一家餐馆的老板兼经理因一名15岁的女孩去世而被判定犯有过失杀人罪。这名女孩吃了他们的工作人员准备的外卖餐,后来发现,这里含有花生蛋白。而她的订单清楚表明她对虾和坚果过敏。

最近,澳洲也一直在努力规范和教育食品店了解食物过敏和不耐受。

在食品店吃饭后出现过敏反应的维州人可以向州政府报告。澳洲的Celiac也开始对提供真正“无麸质”食品的饮食店进行认证。到目前为止有两家新州餐馆获得认证:Sandringham的Beach Buns汉堡餐厅和中央海岸的Sue’s Food Van。

2017年,澳洲临床免疫学和过敏学会(ASCIA)和澳洲过敏和过敏症协会为食品服务工作者开设了免费的在线教育课程。超过9500名食品服务人员已经注册参加培训,不过赛德说,这是为了响应以细菌和卫生为主的食品安全教育,而不是应对顾客过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