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S(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自1901年以来,澳大利亚移民树顶端人口的出生地发生了变化,这反映了国际冲突、政治边界的改变以及种族偏见政策的结束。
受19世纪淘金热的刺激,澳大利亚早期的人口组成非常杂乱,截至1891年,有2000名澳大利亚人是在海上出生的,超过了当时澳大利亚在意大利和荷兰出生的移民人数的总和。

到1901年澳大利亚联邦成立时,澳大利亚人口将近400万,其中海外出生的澳大利亚人中有四分之三的人都是来自英国和爱尔兰。当时,在叙利亚出生的移民比希腊和南非的移民人数总和加起来还要多。
一个多世纪后,这一趋势发生了逆转,出生在南非的移民比叙利亚的移民多了10倍。
在2016年,澳大利亚移民人数来源最多的前50个国家中,超过一半的国家在一个世纪前是以另一种形式存在的,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许多东欧国家、中东和印度等南亚国家就是例子。

麦觉理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人口学家Nick Parr教授表示,多年来,澳大利亚移民来源的政治边界和种族都有了很多的变化。
Parr教授说:“在1901年以前,澳大利亚了解到的叙利亚可能是一个更大的叙利亚地区,包括了现在的黎巴嫩、巴勒斯坦、约旦和以色列的地区。我怀疑1901年在叙利亚出生的澳大利亚移民中有很大一部分不是出生在现在的叙利亚。”
Parr教授表示,非殖民化和全球化也给澳大利亚的移民来源产生了影响。

他说:“澳大利亚的人口变化还受到一系列冲突的影响:第二次世界大战、越南战争、巴尔干战争、斯里兰卡内战,以及最近发生在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和缅甸的冲突。澳大利亚移民是一个人道主义的计划,是澳大利亚人性的见证。”
他表示,上世纪70年代,澳大利亚“白人”政策的终结是一个分水岭事件。
他说:“自那以来,唯一大量流入澳大利亚的欧洲国家是英国,这部分移民群体主要是老年人,这部分人正因死亡而逐渐减少。最近澳大利亚在亚洲出生的移民人数出现上涨,亚洲国家是澳大利亚国际留学生的主要来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