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2019年澳洲联邦大选的迫近,澳洲的“负扣税”制度(negative gearing)又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针对本次竞选,工党打出的一个“重磅口号”就是:

如果他们胜选上台,或将对负扣税制度进行改革。

一时之间,舆论哗然——负扣税到底应不应该改革,在过去的几个月之间,俨然成为了澳洲的全民话题。

负扣税到底是什么?

“负扣税”并不是一种税,而是一种对于投资房产的税务补贴制度。澳洲是世界上极少数实行这一制度的国家。

从原理上来说,“负扣税”等于澳洲税务局(ATO)把你的投资房产视为一个“小生意”,租客缴纳的租金是你的“收入”,维持这一“生意”的所有开销,包括银行贷款利息、水电费、房屋折旧、物业管理和维护费用、保险费……等等,都视为“支出”。

用收入减去支出,你的投资房可能会出现一个纸面上的“亏损”(往往并非真正的亏损,因为房产折旧被视为“支出”,但房价增值不会被视为“收入”),这个“亏损”的额度可以从你工资收入的应纳税额度中直接减去,为你带来税务上的优惠。

举个例子

小王合同上的税前工资是$70,000/年,但最终到手的只有$54,833,剩下的那$15,167在发工资之前就已经光荣纳税了,小王连见都没见过。

但去年,小王买了一套60万的投资房,租金收入$600/周,这时候,这笔投资生意带来的效益如下图所示:

根据现行的负扣税计算办法,小王这套投资房为他带来了约$18,000的“亏损”,那么,这$18,000将从他的应缴税收入中扣除——也就是说,小王的个人所得税将按照$70,000-$18,000=$52,000的工资水平来计算。

这样,小王的应缴税额就从$15,167变为了$8,737,ATO将从小王已缴的税款中退还这部分差额。所以,不算租金带来的现金流或房产的增值,仅税务优惠这一部分,小王每年就能得到$6,430的退税。

在即将到来的联邦大选中,工党除了提出对负扣税进行改革以外,还提出了或将对资本利得税(capital gain tax)进行改革。这两项提议,都牵动着舆论的心弦,在主流媒体上引起一波又一波的争议。

资本利得税是什么?

在澳洲,当你购买了一种资产(比如投资房产或股票),并在之后用比买入价更高的价格售出时,你从这笔交易中所获得的利润,将被计入你的个人所得,并和你的其他收入一同征取个人所得税。

根据澳洲税务局的政策,绝大多数个人用品都不会被征取资本利得税,比如你的自住房、你的汽车或者你的家具等。此外,仅因税务原因进行折旧的资产也不会被征取资本利得税,比如商业设备、或出租房产中的装修等。

资本利得税是如何计算的?

和印花税、消费税等不同的是,资本利得税并不是一个单独的税种,而是你的个人所得税的一个组成部分。

不过,在现行的资本利得税制度下,如果你持有某一资产超过12个月之后再出手,那么你的获利额度将在进行50%折扣之后计入个人所得税。

举个例子

小王每年的税前工资收入是$80,000。他在2017年7月用$50万澳元买了一套投资公寓,然后同年11月份就以$55万的价格出手了,也就是说,他持有了该资产4个月,获利$50,000。

那么,他在该财年度的总计税前收入为:

$80,000+$50,000=$130,000

小李每年的税前工资收入也是$80,000。他在2017年7月用$50万澳元买了一套投资公寓,然后在2018年9月份以$55万的价格出手了,也就是说,他持有了该资产14个月,获利$50,000。由于他持有该资产超过了12个月,这笔利润将获得50%的税务折扣优惠。

那么,他在该财年度的总计税前收入为:

$80,000+$25,000=$10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