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噪聲太大了,你家在我家草坪丟炸彈了,你的擋住我車了…

鄰裡間的相處總少不了一些抓馬吵架什麼的都是家常便飯。

雖然絕大多數都能和平解決,最多也就打上一架,但墨爾本的一場鄰里糾紛最終卻演變成了一場處決式的謀殺

37歲的Wayne Binse是一名檢疫員。他和伴侶Jenelle Jones還有兩個小女兒住在Deer Park。這裡是墨爾本西北一個純粹的居民區,平日里都很安靜。

Wayne一家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但他有一個著名的同父異母的哥哥Christopher Binse。Christopher是墨爾本最臭名昭著的傳奇武裝劫匪之一,諢名“壞人”。

Christopher “Badness” Binse於2012年被捕時

“壞人”從17歲就開始了他的劫匪生涯,多次持槍搶劫銀行,是維州各監獄的常客。

Christopher Binse於2013年出庭時

他在2012年持霰彈槍伏擊了兩名武裝押運公司的員工,搶走了23萬澳元和兩隻左輪手槍。並與追捕他的警方展開了一場長達44小時的對峙,期間多次朝警方開槍。在過去的37年間,他有33年都在監獄中度過。

Christopher Binse朝警方射擊

7年後,“壞人”的普通人弟弟,我們故事的受害人,Wayne Binse也遭人持霰彈槍伏擊,就像是他哥哥的受害人一樣…

受害人Wayne Binse

事情是這樣的:

Wayne家旁邊有一小塊和門前公路相接的草地,他經常把自家的移動拖車和汽車停在那裡。

這一舉動讓隔壁住着的50歲鄰居Dale Stone非常不爽。

Dale Stone

他覺得Wayne這麼做,讓他每次從車庫裡開車出來都要小心翼翼,十分不方便。Wayne呢,覺得那是他的地,他想幹嘛幹嘛,輪不到Stone來說三道四

Stone和Wayne為了這件事吵了好幾架。後來甚至和Wayne還有他小舅子在大街上打了一架

案發現場的街道

然而,這一架並沒有解決問題。Stone憋着一股怨氣,下決心一定要報復

在丟掉自己機械組裝工的工作後,Stone開始整日酗酒猛吸大麻。他的心理狀態也隨之變差,整天想着有人要害他

“有誰要害我呢?”他想道,“肯定是隔壁那個煩人的Wayne!把車停到那地方肯定是故意擋我的!”

Stone越想越氣,從屋子裡拿出了一把合法購買的霰彈槍,開始隔着窗戶盯着Wayne家的動靜。

這時正是上午,Wayne和Jenelle剛好要一起出門辦事。他們坐上車,離開了家。為了回家方便,院子大門也沒有關上。

在窗子後暗暗觀察的Stone覺得機會來了。他跑進Wayne的院子里,撿了塊磚頭砸破了Wayne家前窗。又跑去把大門關上,讓車沒辦法直接開進院子。

然後,Stone又回到家耐心等待着

下午2點,Wayne和Jenelle回來了。Wayne把車停在院門口,讓Jenelle下車去開大門。

這時,他看到Stone手持霰彈槍氣勢洶洶地向他走來

他立馬下車,擋在Jenelle身前。還沒來得及說話,Stone就一槍擊中了Wayne的腹部。Wayne痛苦地倒在地上。

你覺着你可牛逼了是吧?”Stone一邊嘲諷一邊繼續往前走。

他走到Wayne身邊,拿槍指着Wayne的頭,笑着問道:“現在還牛逼么?” 說完,他扣下了扳機

剛下毒手殺人的Stone笑吟吟地走回了家,主動撥打了報警電話。

然而他並不是要自首。電話中他對接警員說,有兩人跑進他的院子里,要對他不利,他不得不對其中一個開槍。

Dale Stone被警方逮捕

而當他被逮捕並聽到自己受到謀殺指控時,他說,他那不叫謀殺,只是“把某個人清理掉”罷了。

法庭上,檢察官指控說:這場槍擊是Stone精心謀划過的,在完全沒有被挑釁的情況下的一場處決式謀殺

警方封鎖案發現場

檢方還說,Stone打破窗戶是為了偽造搶劫的跡象;他把大門關上就是為了讓Wayne不能直接開車進院子,給他留下開槍的時間

Stone的律師試圖用心理問題為Stone辯護。她說Stone在案發前幾個月前與Wayne和他小舅子打過一架後,心理狀態一直不斷惡化。在他心裡他的鄰居一直對他是個威脅。

但檢察官表示,沒有任何證據表明Wayne在打架事件後對Stone構成任何威脅。

最終,Stone在法庭上承認了對自己的謀殺和槍支濫用指控。維州高等法院將擇日宣判

目前,Stone正處於警方的保護性拘捕中,因為監獄中已經有人對他發出了威脅。

記得和“正確”的人共享牢房

至於這些威脅和Wayne的“壞人”哥哥是否有關,就不為人知了…

Wayne的哥哥著名銀行劫匪“壞人”

Christopher Binse正在獄中服刑

都是鄰居,有啥不能好好說的呢…

鄰里交往還是要向中國老祖宗學習

像六尺巷的故事裡那樣

互讓三尺和和睦睦的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