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在Westfield购物中心集团董事会任职的经济学家将澳洲创纪录的高移民水平归咎于大企业和少数族裔游说团体。

斯隆(Judith Sloan)说,莫里森总理(Scott Morrison)的政府似乎过于害怕冒犯强大的利益集团。

她告诉天空新闻(Sky News),自由党或联盟党政府完全放弃了努力。  

“他们显然欠我所说的游说团体人情,而他们想要一个大澳洲,一个更大的澳洲。我们在这里说的是大企业,房地产开发商,特别是大学,还有一些少数族裔。”

斯隆告诉前自由党总理艾伯特的前幕僚长柯丽德琳(Peta Credlin),历届联盟党政府一直在做出空洞的削减移民承诺,不敢真正得罪既得利益集团。

她说,他们只是没有做好真正与之对抗的准备,所以他们只会对永久移民配额做一些调整,但不会来真的。

3月,莫里森承诺将澳洲的永久移民配额从19万削减至16万。

这发生在澳洲的年度净移民率(包括永久性入境者和国际学生)达到五年来的最高点299,190人(截至2月份)之后。

斯隆说,与此同时,临时入境人数已经完全失控。“当我说‘临时’的时候,他们中的一些人至少在这里待了十年,当然,有些人是从临时移民转成永久移民,而增幅最大的是留学生群体。”

去年,澳洲接受了876,399名国际学生。

2月份,有115,100人把澳洲作为新家园,不考虑出境人数的话,年度移民总数已经达到创纪录的844,800人。

同时也是澳洲专栏作家的斯隆说,年平均移民人数超过25万,占澳洲人口增长的三分之二,其余来自出生人口。

“这是很惊人的,我们每年增加的人口相当于一个堪培拉。”

澳洲统计局(ABS)的数据显示,澳洲的年净移民速度是20世纪平均值7万的三倍。它在2002年超过10万,并在2012年飙升至20万以上,随后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连续五年出现两位数增长。

澳洲每年1.6%的人口增长率是经合组织(OECD)平均水平的两倍多。

今年3月,在悉尼和新州乡镇,Newspoll采访的1000名选民有25%希望削减澳洲移民。

去年8月份,澳洲人口超过了2500万里程碑,比联邦政府2002年第一次代际报告预测的时间提前了2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