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近日,一族党领袖Pauline Hanson在该党最近爆出丑闻后接受电视采访时情绪激动,引发了出乎意料的反应。

Pauline Hanson接受采访时情绪非常激动,因为此前,昆州一族党领袖在脱衣舞俱乐部的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行为被曝光。

这是离联邦选举只有几周时间的最新的破坏性报道,这个丑闻导致了该党的支持率出现崩溃。

自从Dickson与参议员Hanson的幕僚长James Ashby访问美国脱衣舞俱乐部的爆炸性消息曝光以来,对该党的初选投票已经减少了一半以上。Dickson此行的目的是向支持枪支的团体募集数百万元资金,以换取澳大利亚放宽枪支法律。

Pauline Hanson说,最近的丑闻让她“彻底崩溃”。

采访播出后,社交媒体上发出了一片同情之声,许多人对此次采访进行了抨击。

“你的行为令人发指,”Facebook上的一位评论者写道。

而另一位写道:“如果这家新闻媒体试图把Pauline Hanson推到悬崖边上……我认为结果恰恰相反。”

Facebook上的网友们压倒性地支持Pauline Hanson,大多数人说Pauline Hanson对脱衣舞俱乐部录像的反应只是增加了他们对一族党的支持。

一位评论者写道:“你可能是Pauline Hanson的粉丝,也可能不是,但你不能否认这个女人充满激情、坚定、忠诚于她的事业。”

“我之前打算投票给工党,但这个采访改变了我对一族党的看法。”

One Nation的联合创始人David Oldfield今天早上表示,这次采访是“真实的”Pauline Hanson。

“没有鳄鱼的眼泪,那是真的Pauline。爱她的人会认为她是个斗士。不喜欢她的人会认为她可怕的。但是这个采访将给她带来支持,巩固对她的支持,她将继续前进。”

曝光昆州一族党脱衣舞俱乐部丑闻事件的第九频道记者Dan Nolan昨晚在节目中讨论了Pauline Hanson的采访。

Nolan说:“人们以前从未见过Pauline的这一面。政治对这个女人并不友好。”

不过,人们对这次采访的反应并不都是积极的——一些批评人士声称,Pauline Hanson的“鳄鱼眼泪”都是为了保住她的选票。

在推特上,她因试图将自己描绘成一个“情绪化的、无可指责的、殉难的受害者”而受到攻击。

一位写道:“想象一下,当你站在议会里攻击自闭症儿童,却没有任何证据或事实支持你未经教育的观点时,无辜的家庭流下了多少眼泪。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这起丑闻使一族党陷入政治危机,而距离5月18日的大选投票只有不到三周的时间。

昨天早些时候,Pauline Hanson在回答了有关昆州一族党领袖去脱衣舞俱乐部的问题后,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她在昆士兰的住所举行的新闻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