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的有钱人越来越热衷于移民。

据总部位于约翰内斯堡的新世界财富(New World Wealth)报导,去年约有108,000名百万富翁跨境移民,比前一年增加了14%,是2013年的两倍多。据该研究公司称,澳大利亚、美国和加拿大是最受欢迎的目的地,而中国和俄罗斯是最大的输家。去年,英国有大约3,000名百万富翁离开英国,可能是受英国脱欧和税收制度的影响。

新世界财富的研究主管阿莫尔斯(Andrew Amoils)表示,富人的移民数据显示了当前的情况——如犯罪,缺乏商业机会或宗教紧张局势——但也可能是未来的关键指标。

“这可能是一个事情不妙的迹象,因为高净值人士通常是第一批离开的人——他们有办法走人,不像中产阶级。”他说。

热门目的地

澳大利亚排在大多数人“愿望清单”的首位,因为它给人安全感,没有遗产税而且与中国、日本和韩国都有强大的商业联系。经济的持续增长也脱颖而出,在过去27年中,澳大利亚都避免了经济衰退。

美国是2018年第二大最受欢迎的目的地,纽约市、洛杉矶、迈阿密和旧金山湾区是首选。

近年来,中国对资本外流的紧缩控制使得该国许多富裕的公民被税务人员盯上,导致资产和人员的转移。一些富裕的亚洲人也转向发达国家寻求更舒适的生活,或改善子女的教育。

新世界财富表示,从经济角度来看,来自中国和印度的高净值人士的流出并不是特别令人担忧,因为在那里创造的新百万富翁远远多于离开的人。

“一旦这些国家的生活水平提高,我们预计会有一些富人再移民回去。”阿莫尔斯说。

新兴市场的波动也继续推动着移民,去年土耳其损失了4,000名百万富翁,这是连续第三年有这么多人离开。去年,俄罗斯因吞并克里米亚而受到制裁,大约有7,000名百万富翁离开。

对隐私的渴望也促使富人重新考虑他们的居住地。

根据2017年经合组织(OECD)发布的《共同报告标准》(CRS),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正在向当地税务机关披露外国账户持有人的数据。当局每年自动与海外同行交换相关信息,允许政府对逃税者进行调查。超过100个司法管辖区加入了CRS,为全球海外资产数据交换开创了新的先例。

这种趋势反映在对第二护照和第二住所的需求增长上。

亨利律师事务所的库勒索瓦(Polina Kuleshova)表示,许多富人都在寻找机会降低个人账户信息被公开的风险。该公司提供入籍意见并发布国籍质量指数等排名。

根据莱坊(Knight Frank)的2019年财富报告,全球百万富翁中有26%的人今年将开始计划移民。

投资计划的公民身份和居住权是一项重要的业务:据莱坊称,目前该行业每年的估值约为20亿美元(28亿澳元)。它也引起了关注和批评。

OECD正在审查这些计划可能被滥用的情况。2018年10月,它发布了一份包括马耳他和塞浦路斯在内的21个司法管辖区的黑名单,它认为这些黑名单国家正在破坏打击偷税漏税的国际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