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悉尼和墨尔本房价的跌幅在4月份进一步收窄,出现了积极的迹象,但信贷紧缩的前景可能会影响房市复甦。

根据CoreLogic的房价指数,4月除堪培拉外,所有首府城市的房价均下跌,悉尼下跌0.7%,墨尔本下跌0.6%,布里斯班下跌0.4%。

达尔文录得最差的结果,月内下跌1.2%——全年下跌0.7%——其次是曾经拥有明星表现的霍巴特,价格下跌0.9%。

自2017年达到顶峰以来,悉尼房价暴跌14.5%,墨尔本已下跌10.9%。

CoreLogic的研究负责人劳力斯(Tim Lawless)表示,“主题是下降趋势正在缓和,价格下跌变得温和,但在地理位置上,我们看到全澳有更多地方出现负增长。这是对紧缩信贷政策的明确控诉,特别是对自住业主而言。”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2月份的报告,劳利斯表示,住房融资审批的适度增长虽然基数较低,但依然是一个信贷开始自有增长的积极指标。

“看起来信贷可能开始略好于去年,但仍然非常紧张。即使我们看到利率下降,但当贷款难度成为关键因素时,这又能给房地产市场带来多少刺激呢?”

尽管一些抵押贷款经纪人表示,有迹象显示过去几个月银行信贷紧缩有所缓解,但瑞银(UBS)经济学家预计今年晚些时候借款限制将扩散到非主要银行。

包括住房、个人和商业贷款在内的私人信贷增长创下3.9%的五年低点,其中四大银行受到的打击最大,同比增长率创下2.5%的历史新低。估计该部门其他部门增长10%。

“展望未来,考虑到信贷收紧,综合债权报告,开放式银行业务和债务收入限制将更广泛地推广,来年后者[非主要银行的贷款机构]似乎也将开始放缓。”瑞银经济学家塔利诺(George Tharenou)警告说,“我们的信贷紧缩论点仍在发挥作用,信贷增长创下五年来的低点,房屋贷款减少;虽然2月贷款小幅上涨,降低了我们的不利预测实现的风险。”

塔利诺表示,鉴于预期信贷增长预计将在2020年放缓至不到2%,且最新的通胀数据弱于预期,储行可能在本月降息25基点,然后在8月再次减息。

虽然借款人仍然面临更严格的贷款标准,但降息可能刺激市场,不过,基于主要障碍依然是贷款困难,问题在于降息能给市场多大刺激。

总部位于悉尼的开发商Capio集团的贝尼(Mark Bainey)表示,他已经注意到今年买家的心理变化,促使他的楼花销售出现改善。

“与六个月前相比,现在情况看起来要好得多。看看我们的内部销售数据,我认为市场会在11月或12月触底。”他说。

1月至4月期间,贝尼的Epping楼盘售出了37套公寓,价格与12个月前首次上市时相同。他说:“我们去年就试图卖掉这些公寓,但运气不好,降价也没用。这完全取决于买家的信心,而不是价格——我们试过上下调整价格,但直到今年早些时候,买家都毫无动静。这完全取决于心理因素。我认为买家开始看到房价下行的步伐放慢,这让他们感到有信心。人们希望在决心买房前看到一点市场平静的迹象。”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