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住宅建筑公司担心,工党的负扣税政策将导致住房短缺,并推高租金。

房地产开发商Stockland首席执行官斯蒂纳特(Mark Steinert)表示,他的公司在2020年和2021年将无法满足建设需求。

他本周对澳大利亚经济发展委员会(CEDA)表示,负扣税政策的改变将会加剧这种情况。

如果反对党党魁肖顿(Bill Shorten)赢得5月18日的大选,工党将计划从2020年1月起取消对现房的负扣税。

The boss of a residential building company fears Labor's negative gearing policies will cause a housing shortage and push up rents (pictured is Sydney's 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

购买全新或楼花房产的房东仍有资格享受负扣税优惠。

不过,尽管买家仍将获得负扣税,但外界预计工党的计划仍将抑制对新的楼花单位开发项目的需求,因为工党还誓言,对那些之后出售房产的人,将资本利得税优惠从目前的50%减半至25%。

斯蒂纳特说,楼花公寓销售已经完全崩溃。

“如果你进一步降低投资者从市场中获利的能力,那么你会看到双人房公寓的供应大幅减少,而这正是大部分新增供应的来源。”

Stockland chief executive Mark Steinert told a business luncheon this week his diversified property developer group was already on track to under build in 2020 and 2021. He said Labor's negative gearing policies would discourage off-the-plan developments

斯蒂纳特还预测,工党的负杠杆政策将导致租金飙升。他说,这可能会导致租金在一段时间内出现大幅增长,对于市场上三分之一不得不租房的人,这可能会使他们的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房地产数据集团CoreLogic的研究主管劳利斯(Tim Lawless)在悉尼举行的CEDA午餐会上表示,由于近期主要城市的房产价格大幅下跌,从明年开始,年轻人将推动公寓市场的复苏。

他说,首置业者往往对价格非常敏感,他们对市场的目标往往是更容易负担得起的住房。

“我们看到人们正逐渐向中高密度的偏好转变。”

CoreLogic 4月份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悉尼单元房中值下跌9.1%,至683,739元。

在墨尔本,公寓价值中值同比下降4.1%,至527,367元。

Labor leader Bill Shorten told the ABC's 7.30 program on Wednesday night Labor's negative gearing policy was designed to 'create a level playing field' so cashed-up investors weren't outbidding younger first-home buyers, aged in their late twenties or early thirties

肖顿周三在美国广播公司(ABC)的7.30晚间节目中说,工党的负扣税政策旨在“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这样有钱的投资者就不会在出价上超过20多岁或30岁出头的首置业者。

他在接受澳广(ABC)采访时说,现在的房价比20年前贵了很多。

他说,“他们是在和一群人竞争,而这些人正以负扣税的形式获得纳税人的补贴。这是不公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