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联邦大选就要来临了!

就在5月18号!

每当到了这个时候,议员就开始卯足全力出席各种活动,发表演讲,拉选票。

当然也不遗余力地要攻击对手,为自己作势。

生活在澳洲的华人当然也是组成选民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工党与联盟党早就注册了微信公众号,及时发布和华人相关的信息。

除了官方的微信号,关于选举的消息也会在微信平台上传播。

最近就有一些来源不明的贴子在澳洲华人圈的微信公众号上广泛传播。

这些帖子的内容的目的都是攻击工党。

比如下面这张:

声称:“如果支持工党,那么未来10年内,将有超100万难民抵达澳洲”。

以难民来作为此次攻击工党的手段也可以说是直击痛点了。

因为日前工党的难民入境政策引起了广大华人的不满。

朋友们可以一起来复习一下:

直接给1万名难民PR身份!

享受各种福利和稳定工作!

今年2月12日,尽管联盟党政府强烈反对,但这项新法案还是在众议院获得了通过。

移民部长David Coleman曾批评称:“根据该法案,被羁押在马努斯岛和瑙鲁岛的难民都会涌入澳洲。”

工党领袖薛顿还曾放话说:

为了支持难民项目,

将放宽澳洲的边境保护法律,

5年提供5亿澳元,

每年多接收4000名难民!

最近更是主张将生病的难民直接转移到澳洲境内。

据悉,工党的这项难民新提案中:

如果有难民在安置点(境外的马努斯岛)里生了病,

只要医生提出医疗转移的建议,那么难民就可以在几周内入境澳洲!

难民即将涌入澳洲,网友们都闹翻了!

很多的对难民这件事表示反对,并且表示也不会支持工党。

在此次帖子中含有这样的内容:

在这份未经任何一方或个人授权的帖子称,“根据工党难民政策,每个难民可以携带5、6个亲属,每年增加15万难民,这些政策将使得纳税人每年损失100亿澳元”。

最后帖子写道:“澳洲是应该考虑人权,但是不是适可而止,你还能投票给工党吗?我们的学校应付得了吗?我们的医院应付得了吗?”

目前尚不清楚该贴已被分享多少次,或最初源头,但很明显,该贴和早前的“安全校园计划”一样,旨在向华人选民呼吁,“别支持工党”。

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工党发言人将其描述为“绝望的恐吓活动一部分,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言论”。

此外,还有一条微信文章称,难民抵达澳洲后将获得3居室或4居室水景豪宅,而一晚的住宿费更是高达145澳币!目前浏览次数超3万次。

 

除了微信上有假新闻,报纸也出现了类似情况。

山寨《澳洲金融评论》也以“官媒”身份呼吁“减少对难民的投入”。

实际上,在华人社区,人们确实担心工党会让太多难民入境。

工党也有增加难民入境率的打算,如果大选成功,工党计划到2026年,将难民配额增加到3.2万,而莫里森政府则表示,难民人数每年限制在18750人。

在此次选举中,华人已成为重点,Reid、Banks、Chisholm都是关键的边缘席位,约有12%-15%的选民为华人。

在澳生活40年的华人Frank Xiao表示,他担心工党的难民政策,他说道:“有些人不是真正的难民,而是有钱人,他们花钱买难民签证入澳。”

微信上的假消息是否会影响华人的投票,目前还不确定,与此同时,工党对于无力阻止这些假消息传播也表示不满。那么,你会受这些帖子影响吗,欢迎留言评论!

拿工党开刀的手段不止难民入境一项政策,前一阵工党的“安全校园”和“死亡税”也是在华人圈引起广泛舆论和传播。

在这个海报中写到工党宣称如果赢得大选,就要实施safe school的政策,而所谓的safe school就是要开展同性恋教育,包括同性恋的性交方式,厕所混用,而且还不能使用特定性别的词语,如爸爸妈妈,哥哥弟弟,男孩女孩等。”

不得不说,使用这一招来拉选票的方式就是想要通过矫枉过正的对于同性恋的对待方式来激起那些思想稍显“保守”的华人的不满情绪。

另一则关于“税”的信息旨在华人群体中宣传工党的各种税收政策:“工党要加死亡税,加退休税,取消负扣税,扼杀了企业和员工,让更多人只会拿福利,好人都养成懒人了。”

虽然海报上关于工党的消息有很多夸张的成分,但似乎华人们的确是对工党有着不满的情绪:

工党回击

大选临近,工党发布了更多的政策,示好华人!

目前的自由党政府从公共牙科基金中每年削减的经费达2亿8300万澳元,相当于每年减少46万5000次的牙医诊疗。

工党日前宣布了Shorten领导的工党政府将给多达300万澳大利亚长者提供免费的牙科护理。

如果你领取养老金或是持有联邦老年人健康卡,工党的长者牙医计划将为你提供每两年1000澳元的免费基本牙科护理,由Medicare全民医保负担。

工党领袖Bill Shorten就在华人社区流传攻击工党的谎言作出回应

同时工党也就此次在华人社区流传攻击工党的谎言作出回应:

请听工党领袖Bill Shorten说明究竟是什么情况:

“陆克文帮忙助选是好事,因为我们需要与自由党像撒谎机器一样每天在华人社区里散布谎言的行为做斗争,编故事说接下来十年会有100万难民,或者就安全学校计划编造故事,实际上自由党在这次选举中并未给人们提供个任何积极的计划,如果你问自由党打算在接下来三年里,为澳大利亚做些什么,他们计划做的就是埋怨工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