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初,Jerry Schwartz在一个大型酒店会议上哀叹澳洲酒店业不好做,就连悉尼酒店的客房价格都在下跌。他忽略了在此次客房下跌中的受益人:酒店客人。
在自2015年以来的四年建设热潮里,全澳酒店的客房数量新增了近2.7万间。随着Accor、万豪(Marriott)和洲际(Intercontinental)等全球酒店巨头来到澳大利亚与本土精品连锁酒店争夺市场份额,国际游客和澳洲当地游客正在获益。去年旅游业的营收达到创记录的1166亿澳元。

STR酒店分析公司的数据显示,在今年的头三个月里,悉尼酒店业的每晚客房价格已从244澳元跌至232澳元,珀斯、布里斯班和阿德莱德的客房价格也出现下跌。
由于澳网和大奖赛等许多赛事是在墨尔本召开的,所以只有墨尔本得客房价格逆势而上,小幅上涨至每晚200澳元。
酒店客房价格下跌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供过于求。STR的研究显示,目前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首次供过于求的时候。
目前酒店业的供求状况可能会让Jerry Schwartz这样的酒店业主感到担忧,但并没有影响到政府的旅游机构。

澳大利亚旅游局常务董事John O’Sullivan说:“这棒极了,消费者应该会很满意现在的价格。对于国际游客来说,价格是决定他们去哪儿游玩的一个重要决定因素。澳大利亚以前一直在与消费较低的旅行目的地竞争。许多大品牌都来到澳大利亚,我们感到很兴奋。亚洲游客们在澳大利亚看到他们熟悉的酒店品牌(如丽思·卡尔顿酒店、QTs和Westins)也会很兴奋。”
他表示,新酒店的涌入有助于让澳大利亚旅游局实现长期目标。,即到2020年将旅游支出增至1,150亿澳元。
在澳大利亚这个是亚太地区第四大经济体里共有53000个开发项目中,还有17000个仍在建设中。未来几年,可供选择的房源只会增加,客房价格可能还会进一步下降。
尽管如此,大家都不认为酒店业的营收会大幅下降。

凯悦(Hyatt)、希尔顿(Hilton)、温德姆(Wyndham)和Accor在最近几周里都宣布要在布里斯班、墨尔本和珀斯与Event’s QT和Veriu等规模较小的酒店合作新建大型酒店的计划。本月初,Tribe Hotels创始人Mark Peters表示,Event’s QT和Veriu这两家酒店迎合了Instagram和Snapchat上的新一代的体验需求。
Accor太平洋总裁Simon McGrath说:“在我看来,在2019年和2020年这两年,澳大利亚酒店业将会很疲软,但是在2021年以后的5到7年将会有很大的增长。”
但Accor的竞争对手仍对澳大利亚酒店业较长期的前景保持乐观。
万豪集团发展主管Richard Crawford说:“澳大利亚酒店业出现了供大于求的情况,这是很可怕的。但这只是一个短期的挑战。我对需求前景感到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