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昆士蘭大學移民經濟融合研究專家皮克特(Garnett Picot)為澳大利亞移民、難民及公民部撰寫了一份調研報告,在教育及經濟方面評估了澳洲移民後代的表現。結果表明,在教育方面,亞裔移民的後代表現突出;在就業方面的表現,華人移民後代最佳,來自中東移民的孩子最弱。

中國移民的子女教育表現優秀

報告中稱,移民根據來源國的不同,表現有巨大的差異。文件顯示,澳大利亞是西方世界中,移民孩子教育和經濟成果最好的國家之一。這一成功使澳大利亞把大多數歐洲國家拋在後面,在某種程度上也優於美國和加拿大。報告認為,教育成果可能受到多個因素的影響,比如家長、對教育的期望等。移民父母(尤其是來自亞洲的移民),他們對子女的教育期望往往高於澳洲父母。

“幸運的是,澳大利亞是移民孩子教育和經濟成果最好的國家之一。把大多數歐洲國家拋在後面,在某種程度上也優於美國和加拿大。"報告稱,移民根據來源國的不同,表現有巨大的差異。

"來自中國和印度等許多亞洲國家的移民子女,他們的教育成績特別高。"

【小程序不支持轉載】

大城市移民家庭教育水平更高

移民的居住地也很重要。與澳洲本地的家庭相比,移民家庭更可能居住在大城市,而大城市的教育水平較高。

同時,孩子所屬的群體也起作用,少數族群中年輕人在本族群找到有較高學歷的榜樣並與之為伍的機會較大,強大的人際網絡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另外,學校系統也起作用。和其它國家如美國相比,澳洲的教育質量較少受到社會經濟背景或所在地的影響。

中國移民的子女畢業後收入最高

該研究對勞動力市場的分析結果是:"在第二代少數族裔人口中,中國移民在經濟成果方面表現最好,中東最差,。"

報告稱,移民第二代由於平均教育水平較高,他們在經濟成果方面表現更好是可想而知的結果。

澳大利亞第一代移民的收入與澳洲本地出生的人差別很大,他們第二代之間的收入差別明顯減小。報告稱,可能的情況是,移民的經濟融入是一個多代人的過程,因為他們的收入差別是第一代最大,然後逐代縮小。

移民來源是關鍵因素

報告的作者認為,沒能找到很多合適的比較,說明澳洲移民的表現為何比歐洲的好,但是,瑞士是一個可比較的例子。

這兩個國家的移民比例相當,區別是瑞士一直以來接受的移民技能水平較低,他們來自較窮的國家,歐洲許多國家的情況也是如此。

總的來說,瑞士移民子女的教育表現(經濟表現也是如此)比瑞士本地人的子女要差得多。澳洲的情況剛好相反。

首先,在瑞士的移民第二代在高中的學業成績比瑞士本地父母的孩子要差很多。

這種中學學業成績的差距導致了他們就讀大專院校的差距,移民子女不太可能接受高等教育,因為他們的高中成績不好。在澳洲,移民子女和澳洲本地人子女的高中成績沒有差別,因此也就沒有這個劣勢。

至於這種現象的原因,報告認為,社會經濟背景,包括父母的教育程度、來源國家及族群不同等,都是影響因素。

在瑞士,移民子女高中成績較差的50%到75%的原因,與社會經濟背景的差異有關,其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移民政策造成的。

瑞士最近已經改變了移民政策,把重點放在具有更高技能的移民身上,這樣做的部分原因,就是為了應對這個問題。

瑞士的移民第二代高中成績較差的另一個原因,是中學的"分流"制度,移民背景的學生往往會流向不屬於學術學科的類別,因此也就沒機會接受高等教育。

澳洲沒有這樣的分流制度,事實上,在澳洲中學成績較差的學生中,具有移民背景的學生比來自本地家庭的學生更有可能獲得高等教育。

澳洲的移民家庭子女接受高等教育機會較高的原因,除了他們的高中成績較好外,與移民家庭中父母的期望值較高有關係,移民父母較高的教育程度,以及與人際網絡、榜樣和期望有關的族群效應,都在起作用。

澳洲從中國和印度等對教育期望相對較高的國家接收了大量移民,這是瑞士或大多數歐洲國家沒法相比的。

"我們如何確保移民第二代的成功在未來能夠繼續?"報告稱,第一步是要認識到,移民的選擇可以影響到移民子女的教育、經濟和社會成果。

移民政策有許多目標,其中移民第二代的成功應該是其中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