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广(ABC)周一晚播出的“四角方圆”(Four Corners)揭露了澳洲蓬勃发展的国际教育行业把留学生当成“摇钱树”,高等教育体系也日益依赖支付高昂学费的留学生。澳洲国际教育产业价值320亿元。

学术界和学生们正在大声疾呼,曝光了全澳各地的学术标准遭到腐蚀的情况。

2017年的最新数据显示,有799,371名留学生在澳留学。其中大部分学生——350,472人在高等教育部门——217,696人在TAFE /职业培训学院。

澳广曾在去年11月做过一档类似的节目,之后一位顶尖大学的人文讲师遇到了一名留学生,而她根本不会说英文。该学生不得不聘请翻译向该讲师解释,她虽然不会英文,但已经读完了学位的第一年。

部分专业向留学生收取超过10万澳元的学费,而且不保证他们毕业后能找到工作。

一名本地学生告诉节目组,他们帮助过小组作业中的其他同学,因为他们英文很差,学得很艰难。

还有教师对节目组说:“我不反对招收留学生,我实际上是为了他们好。许多留学生似乎无法理解教师的指示,也看不懂摆在他们面前的教学材料。我会尽我所能确保留学生们能够理解每周讨论的话题,然后我会让他们把写的东西发给我,我会尝试把它们修改成比较通顺的英语。”

许多教学人员说,大学正在拿自己的声誉冒险,因为很多留学生根本不具备高水平的学习能力。

“录取不具备合适资格,不符合恰当先决条件或没有相应语言能力的学生,早晚会导致失败。这不是大学应该做的事情。这不是教育的意义所在。”有学者这样说。

业内人士警告说,随着国际学生人数不断增加,这个问题急需解决。

“我认为这是车祸现场,问题越来越严重,即将上台的新政府将不得不应对(它)。”私立教育顾问说。

留学生的大量涌入导致澳洲高校中的作弊丑闻和学术标准下降被媒体广泛报道。

2011年,经济学家福斯特(Gigi Foster)发布了大量来自真人经验的证据,表明大量非英语国家(NESB)的留学生正在拉低高等教育标准,这个问题首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福斯特试图研究来自非英语背景的留学生的课堂表现是否比其他学生差,当这些留学生参与课堂时,会对其他学生的分数造成何种影响。他使用了澳大利亚科技大学联盟中两所成员学校的商学院数据,就这些问题提供了新的实证证据。

结果显示,即使仔细遴选参与课程的学生,留学生和NESB留学生的表现依然明显比其他学生要差。两者的影响都很大,而且这种差距在第一学期后也不会消失,但NESB留学生的分数普遍低于其他留学生。而且,如果班上有NESB留学生,其他说英文学生的分数都会下降,但如果班上有来自本地的NESB学生,则大家的分数都会受益。

从那时起,媒体便定期曝光学术丑闻。

例如,2014年大量中国学生使用论文代笔服务的丑闻成为全澳头条新闻,举报该问题的学者谴责他们所在的大学录取了“与文盲无异”的留学生,才导致了系统性的作弊。

2015年,费尔法克斯(Fairfax)和澳广(ABC)报道称,留学生学院收取现金回扣,帮助海外工作者和学生学历造假,以获得澳洲签证。

同样在2015年,澳广的“四角方圆”也做了一期节目,披露在留学生的推动下,澳洲高校的作弊和剽窃行为十分普遍。

然而,当局什么都没有做。在过去的五年中,留学生人数从2013年的30多万人激增至截至2018年底的50万人。

与此同时,澳洲高校的留学生集中度达到惊人的水平:

这样一来,去年澳广的一项调查“发现了大量留学生无法用英语进行有效沟通,参加课堂或独力完成作业”也就毫不奇怪了。学术界、雇主和教育专家还告诉澳广,“英语标准往往太低,或者可以通过一些漏洞回避,学生上课时的经常压力很大,可能导致作弊”。

大多数国际学生来自中国(231,191),其次是印度(87,615)和巴西(36,496)。还有数万人来自尼泊尔,马来西亚,韩国,泰国,越南,哥伦比亚和印度尼西亚。

澳洲的留学生人数统计

高等教育350,472人

职业教育217,696人

ELICOS 155,448人

中小学25,762人

无学位科目49,993人

总计799,371人

 

留学生都在哪里留学?

新州304,545人

维州253,076人

昆州123,737人

西澳53,897人

南澳35,821人

ACT 16,910人

塔州8,889人

北领地2,495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