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廣(ABC)周一晚播出的“四角方圓”(Four Corners)揭露了澳洲蓬勃發展的國際教育行業把留學生當成“搖錢樹”,高等教育體系也日益依賴支付高昂學費的留學生。澳洲國際教育產業價值320億元。

學術界和學生們正在大聲疾呼,曝光了全澳各地的學術標準遭到腐蝕的情況。

2017年的最新數據顯示,有799,371名留學生在澳留學。其中大部分學生——350,472人在高等教育部門——217,696人在TAFE /職業培訓學院。

澳廣曾在去年11月做過一檔類似的節目,之後一位頂尖大學的人文講師遇到了一名留學生,而她根本不會說英文。該學生不得不聘請翻譯向該講師解釋,她雖然不會英文,但已經讀完了學位的第一年。

部分專業向留學生收取超過10萬澳元的學費,而且不保證他們畢業後能找到工作。

一名本地學生告訴節目組,他們幫助過小組作業中的其他同學,因為他們英文很差,學得很艱難。

還有教師對節目組說:“我不反對招收留學生,我實際上是為了他們好。許多留學生似乎無法理解教師的指示,也看不懂擺在他們面前的教學材料。我會盡我所能確保留學生們能夠理解每周討論的話題,然後我會讓他們把寫的東西發給我,我會嘗試把它們修改成比較通順的英語。”

許多教學人員說,大學正在拿自己的聲譽冒險,因為很多留學生根本不具備高水平的學習能力。

“錄取不具備合適資格,不符合恰當先決條件或沒有相應語言能力的學生,早晚會導致失敗。這不是大學應該做的事情。這不是教育的意義所在。”有學者這樣說。

業內人士警告說,隨着國際學生人數不斷增加,這個問題急需解決。

“我認為這是車禍現場,問題越來越嚴重,即將上台的新政府將不得不應對(它)。”私立教育顧問說。

留學生的大量湧入導致澳洲高校中的作弊醜聞和學術標準下降被媒體廣泛報道。

2011年,經濟學家福斯特(Gigi Foster)發布了大量來自真人經驗的證據,表明大量非英語國家(NESB)的留學生正在拉低高等教育標準,這個問題首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福斯特試圖研究來自非英語背景的留學生的課堂表現是否比其他學生差,當這些留學生參與課堂時,會對其他學生的分數造成何種影響。他使用了澳大利亞科技大學聯盟中兩所成員學校的商學院數據,就這些問題提供了新的實證證據。

結果顯示,即使仔細遴選參與課程的學生,留學生和NESB留學生的表現依然明顯比其他學生要差。兩者的影響都很大,而且這種差距在第一學期後也不會消失,但NESB留學生的分數普遍低於其他留學生。而且,如果班上有NESB留學生,其他說英文學生的分數都會下降,但如果班上有來自本地的NESB學生,則大家的分數都會受益。

從那時起,媒體便定期曝光學術醜聞。

例如,2014年大量中國學生使用論文代筆服務的醜聞成為全澳頭條新聞,舉報該問題的學者譴責他們所在的大學錄取了“與文盲無異”的留學生,才導致了系統性的作弊。

2015年,費爾法克斯(Fairfax)和澳廣(ABC)報道稱,留學生學院收取現金回扣,幫助海外工作者和學生學歷造假,以獲得澳洲簽證。

同樣在2015年,澳廣的“四角方圓”也做了一期節目,披露在留學生的推動下,澳洲高校的作弊和剽竊行為十分普遍。

然而,當局什麼都沒有做。在過去的五年中,留學生人數從2013年的30多萬人激增至截至2018年底的50萬人。

與此同時,澳洲高校的留學生集中度達到驚人的水平:

這樣一來,去年澳廣的一項調查“發現了大量留學生無法用英語進行有效溝通,參加課堂或獨力完成作業”也就毫不奇怪了。學術界、僱主和教育專家還告訴澳廣,“英語標準往往太低,或者可以通過一些漏洞迴避,學生上課時的經常壓力很大,可能導致作弊”。

大多數國際學生來自中國(231,191),其次是印度(87,615)和巴西(36,496)。還有數萬人來自尼泊爾,馬來西亞,韓國,泰國,越南,哥倫比亞和印度尼西亞。

澳洲的留學生人數統計

高等教育350,472人

職業教育217,696人

ELICOS 155,448人

中小學25,762人

無學位科目49,993人

總計799,371人

 

留學生都在哪裡留學?

新州304,545人

維州253,076人

昆州123,737人

西澳53,897人

南澳35,821人

ACT 16,910人

塔州8,889人

北領地2,495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