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內部電子郵件顯示,數月來,默多克大學(Murdoch University)的資深學者曾向該校發出警告,準備不充分的留學生很難在他們的課程上拿到合格的成績。
去年11月,默多克大學的幾位學者互相寫信稱,他們已經向默多克的管理層警告這個日益嚴重的問題。
一項名為“ Four Corners”的調查顯示,默多克和澳洲其他大學一樣,都在接受一些英語水平低於大學錄取標準以及沒有參加獨立語言測試的學生。
默多克的三位學者表示,儘管他們擔心公開這件事會危及自己的工作,但他們認為自己別無選擇。
現在,這些內部郵件顯示,自去年初大量印度學生湧入澳大利亞以來,默多克的許多資深學者都發出了這種警告。

去年11月,默多克大學公共政策學院的Yvonne Haigh博士在給同事的信中寫道:“高年級的留學生還在使用翻譯軟件翻譯課堂內容,很多學生都表示這樣不好。容納了這麼多的學生,我們的教室大小也不夠,由於國際學生採用的一系列破壞行為,課堂考試和小測驗也無法準確地評估學生的學習情況。”
該校公共政策學院的前院長Benjamin Reilly教授也在去年11月給同事們寫信表示,他知道學校降低一些專業的英語錄取分數。教師們都在受這個問題困擾,他還多次提請學校高級管理人員注意這個問題。
他說:“在2018學年第一學期,我們的一些研究生專業中留學生突然激增,在第二學期還在增加,這幾百名新學生大都都來自印度的Punjab地區。雖然有小部分學生的英語水平還可以,但大部分學生的語言技能沒有達到研究生的水平,因此,許多人無法合法地參加課程的評估。”
Reilly教授還表示,他擔心這會對本地學生造成影響。由於語言障礙,本地學生在課堂上學到的東西大大減少。

“我所關注的幾個本地學生最終都選擇不在默多克繼續完成學業。這種情況給大學帶來的風險是顯而易見的,尤其是在聲譽方面。”
數學講師、學術不端行為調查員Duncan Farrow博士稱,許多人都很關注留學生的入學問題。
2018年6月,他在給高管的一封郵件中寫道:“也許這是最能說明問題的數據:今年MIT第一學期錄取的80名學生中,有48人被發現至少有過一次學術不端的行為。不僅是不當行為案件的數量出現了大幅增加,由於許多參與調查的學生語言能力較差,調查過程也非常困難。我剛剛查看了Punjab地區學生的BSC100的成績,結果令人沮喪。在這52名學生中,只有12名通過了這門課程(通過率不到25%)。這批遠道而來在我校學習的學生情況非常糟糕。默多克大學錄取的學生中有許多人還沒有準備好學習他們的專業。我們告訴他們事實就是如此,這對他們是一種傷害。”

獸醫和生命科學學院的副教授Michael Calver表示,儘管該分院的國際學生人數較少,但他們也注意到這種問題正在增多,他們不得不聘請一名學生顧問來幫助留學生。
他寫道:“儘管如此,能順利通過課程的留學生人數也不多。我們遇到的問題與其他學院一樣:這些學生語言能力差,學習能力差,需要更多的幫助。”
默多克大學拒絕了Four Corners的訪問,該校代理副校長Romy Lawson在5月7日早上寫道:“默多克大學正沒有降低學術標準,以允許更多的國際學生進入默多克大學。我想向你們保證,我們一直在以堅持最高的學術標準以及培養學生實現他們的教育目標為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