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继续动荡,房价暴跌,许多人认为现在买房太冒险。
Joanna和Grant夫妇为买房已经准备了两年,但直到最近,他们才勉强负担得起墨尔本Narre Warren的房价。
Grant表示,他们看过的房子中,有一栋目前卖79.5万澳元,但在两年前,这幢房子的价格一定会超过100万澳元。
自2017年以来,全澳房价的市值下跌了近8%,卖家在定价上变得更加现实,使其成为买方市场。
Grant说:“我认为现在还不是买房的最佳时机。”
不过,尽管房价下跌,目前市场上的住房数量仍是自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拍卖商Peter Kakos表示,潜在购房者正在观望房价是否会进一步下跌。
他说:“但事实是,房地产市场上的热度和狂热已经退去,所以现在购买时机已经到了。”
物有所值的购买区域有:昆州的Redcliffe和Chermside;新州的Redfern和Neutral Bay;维州的Port Melbourne和Carnegie。
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的房地产市场已经供过于求,这意味着,这几个市场的房子将会出现很大的折扣。
但卖方维权人士Frank Valentic表示,包括皇家委员会和APRA(Australian Prudential Regulation Authority,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在内的一系列因素加大了投资者和购房者获得贷款的难度。公寓市场的增长前景也不容乐观。
他说:“房地产行业的老规律是,土地增值,建筑物贬值。土地永远是王。”
据房地产专家Rob Klaric称,投资热点是那些距离澳大利亚各个城市市区20公里的地方。

他说:“这些地方方便工作,有一些必备的基础设施方便日常生活,交通也很方便。我们预计,未来6至12个月内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将出现最大跌幅。”
63岁的Ola Zaryzycki的房子以低于一年前估价30万澳元的价格售出。
她说:“这太让人伤心了。”
在过去的12个月里,布里斯班Karalee的房价上涨了逾6%,但Carole Park的房价却暴跌。
悉尼西部Blue Mountains地区的房价并没有受到太大冲击,Bass Hill地区的房价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墨尔本的房价已有所上涨,但Ashburton的房价已经下跌。
在阿德莱德,Uraidla的房价很高,但Happy Valley的房价不高。
霍巴特(Hobart)的Mornington的房价有所上涨,但Sandy Bay的房价却有所下降。
堪培拉Fraser的房价表现不错,而达尔文(Darwin)East Arm的房价下跌了逾25%。
珀斯Winthrop的房价已下跌逾17%。

但房地产数据公司CoreLogic的Tim Lawless表示,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已开始自我调整。
他说:“我们仍然预计房屋价值将继续下滑,只是下滑速度不会像2018年末那样快。即使澳储行在5月7日仍然维持利率不变,但我们仍然预计澳储行将在下半年下调利率。任何降低现金利率的举措都将对房地产市场产生积极的流动效应。”
不过,专家认为,即使下调了利率,房地产市场也不会出现太大变动。因为购房者仍然很难获得贷款。
经济学家Stephen Joske甚至预测,受中国经济危机的影响,房价可能可能在两年内进一步下跌。
甚至联邦选举也是一个因素。
他表示,工党的负扣税政策也会产生一些影响,但不会房地产市场的低迷不会就此结束。
不过,REIQ(Real Estate Institute of Queensland,昆州房地产协会)首席执行官Antonia Mercorella表示,该提议将导致印花税收入大幅下降,租金将会上涨。
但据专家介绍,随着澳大利亚的人口不断增加,房地产市场的长期前景很好,因为房地产市场受供求关系影响。
Klaric先生说:“未来几年房地产市场还会出现‘过山车’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