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选举是一件国家大事。有些国家是正襟危坐,多数国家吵翻了天,想打嗑睡都睡不成。

但是,这么严肃的事情,英语国家的正式用语,听起来却不那么正式,不是狗,就是猪的。难道是说:政治家们“猪狗不如”吗?

我们不妨一边看西方的选举笑话,一边捂嘴乐着学几句地道英语。

美国川普正为明年选举热身,不惜翻脸给中国进口商品加税。澳大利亚呢,则是下周六(5月18日)就联邦大选了。

我们插不上嘴,就趁机学几句地道英语吧。

狗哨政治(Dog-whistle politics

狗哨政治,指的是有一些政治信息,对于普通大众,表面上是一种意思,对于某些特定群体却是另有所指。这个词通常被用来抨击某个表面看似合理的政策,但是实际目的是为了吸引更加激进的选民。因为狗的哨子用的是高频声音,人类无法听见,隐含的意思就是编排语言,向特定人群进行政治信息传递。在澳洲政治中,现在这个词往往在谈及移民政策、难民政策的动机和言辞的时候会用到。

装猪肉的木桶(Pork-barrelling

这个词在澳洲政治中非常常见,它指的是政府或者某个候选人在边缘席位,或者是和独立候选人进行协调的时候,承诺对选区进行更多投资,从而笼络人心。

比如,这一次联邦选举,工党承诺给某选区修路,自由党就说给某选区修停车场。反正各政党,用社区投资,变着法讨好选民,投自已一票。

据称这个词的来源是美国,在没有冰箱的时代,大家聚在装腌渍猪肉的大木桶前分猪肉。

简言之,装猪肉的木桶(Pork-barrelling),就是“政治分肥“。

酒吧测试(Pub test

酒吧测试这个词指的是“每个澳洲人”对于当前事务、政客或者政策的普遍民意。如果说某个事情没有通过“酒吧测试”,意思是说人民对这个事情不相信或者不同意。

Pub这个词,其实就是街边小酒馆,是贩夫走卒、衙役行商,下班以后一杯啤酒胡吹海聊的地方,当然免不了谈谈国事。所以,政治家们的政策,如果不能过不了这里七嘴八舌的这一关,那么能不能当选就有点悬。

造王者(Kingmaker

在澳洲大选中,造王者指的是:在没有哪个党派成为多数,无法单独执政时,一个小党或者某个独立议员就扮演关键性角色,成为“关键的少数”,左右政局,从而决定谁会胜出。作为回报,扮演造王者的党派和议员会在未来的议会中更加重要,也有更多权力。

保姆国家(Nanny state

保姆国家,通常用来批评政府的政策和执政思路,太过于介入人民的个人自由和选择,就像保姆对小孩的过度呵护。

这种“呵护”,很容易变成专制,将执政者的思愿,强加给民众。

政纲(Platform

Platform,本意是“平台”。互联网时代,一说“平台”就很时髦。但是,在选举场合中,这个词又指“政纲”了。

一个政党针对数个主题的成文原则和政策,通常政纲在竞选期间发表,也被称为宣言。

联邦财长(自由党)Josh Frydenberg 与选区华人见面会。

独立(Independent)?一个人也可以玩政治

不属于任何政党的独立政治人物或者候选人。

在民主国家,你想从政,想当官,不一定要加入哪一个政党,你可以以自己的名义,单独出来竞选。这就是独立候选人(Independent

在一些偏远地区,因为地方情况太特殊了,人们认为哪一个党也没法代表自己,一个“懂得当地”的独立候选人,可能更好。

权力平衡(Balance of power

当一个主要政党需要一些小党或者独立议员支持才能组成政府的时候,那些小党和独立议员手中就握有平衡政局的权力。

政治化妆师(Spin doctor

这类人,总会通过公关手段,对一个政治家或者公众人物的言行进行正面解读,可以带领舆论风向。

这样“正能量”的人物,我们似乎也常见呢。

驴票(Donky Vote

这话就不好听了。

这么重要的国家大事儿,竟然拿“驴”来比喻。

什么是驴票呢?

就是说有人不愿动脑——你选票上,不是1,2,3,4,5 地,印着一堆竞选人么?我也不愿意看,就按着选票上的排序,丝毫不做改变地就按照1、2、3、4……把票投下去。

这样看似不动脑子的原因可能有很多,有可能是厌倦政治,但是又被迫得投票,也可能是特意这样投票表示无声的抗议,当然也不排除是看了某个党派的“如何投票卡”就照抄的可能。

驴票不是无效票,反而可能是决定性的票。

因为“拔票”的游戏规则,驴票的存在,对于一些两党得票差异不大的“边缘选区“,可能还会起到决定性作用。

这种懒人投票法,为什么被称为“驴票“,至今也没个定论。

熊猫衣架?Panda hanger

无论是美国还是澳洲,选举中的“中国话题“,都是回避不了的。我们注意到,英文中”亲华“一词,竟然是Panda hanger

这算什么来历? 有谁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