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分析显示,在过去一年里,澳大利亚经济中的领军行业已经裁减了逾13.5万个工作岗位,但公共资助就业岗位的增长掩盖了这个下滑。
官方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制造业、建筑业和零售业的失业人数总计为13.65万人。
投资银行摩根大通(JPMorgan)在一份面向投资者的研究报告中表示,就业市场的领军行业目前正在承受着压力。
摩根大通(JPMorgan)分析师Tom Kennedy表示,过去一年,澳大利亚的就业增长情况很有趣。摩根大通此前认定的劳动力市场中领头羊行业(建筑、制造、零售、房地产、行政)是目前表现最差的行业。

在截至今年2月的一年里,建筑业、制造业和零售业的劳动人数减少了4%,从342万人减少到328万人。
Kennedy先生表示,在就业增长方面,公共部门或医疗保健部门等得到政府资助或得到大量补贴的行业就业形势喜人。其中,公共行政和安全部门显然是最好就业的,该行业的工作岗位增加了大约16.5万个。
ABS(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去年澳大利亚的就业热潮几乎完全是由公共部门的就业增长推动的,而私营部门的工作岗位却一直都在萎缩。

Kennedy先生表示,由于关键行业的就业形势举步维艰,到今年年底,澳大利亚的失业率可能会升至5.5%。
这将引发澳储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RBA)进一步降息。澳储行上周表示,如果失业率不继续从目前约5%的7年低点进一步下降,该行就会将现金利率降至新低。
瑞银(UBS)的经济学家George Tharenou在另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澳储行将不得不依赖于及其不确定的就业数据来决定是否降息。其实,比起就业数据,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是衡量澳大利亚经济健康状况的一个更可靠的指标。
他预计,定于下月发布的第一季度经济数据将显示,澳大利亚的经济正以每年1.8%的速度增长。这个数字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糟糕的,远低于澳储行的预测区间。

上周,澳储行行长Philip Lowe表示,当时的核心设想是,今明两年澳大利亚经济将增长约2.75%。
5月7日,澳储行董事会将现金利率维持在1.5%不变,这与许多经济学家的预期相悖。此前,由于经济增长放缓、通胀趋平,许多经济学家曾预测5月澳储行将会自2016年以来的首次降息。
按人均计算,去年下半年澳大利亚的经济已经陷入衰退。
5月8日,新西兰联储(Reserve Bank of New Zealand)下调了官方利率,Lowe博士的的新西兰同行Adrian Orr表示,对货币政策而言,与其坐等经济活动疲弱的进一步证据,不如让新西兰联储先发挥自身的作用——降息。
在截至3月份的第一季度里,澳大利亚的整体通货膨胀率已跌零。Lowe博士称其明显低于预期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