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赢得联邦大选,那么在上海举行的年度AFL比赛不太可能是工党在中国面临的第一道考验。

虽然让一名联邦部长在上任不到两周之内就获邀正式访问地球上外交最复杂的国家之一将是一项挑战,但并非不可能。

据信当局正在制定应急方案,以便让下一任贸易部长,可能是工党的克莱尔(Jason Clare)或现任的伯明翰(Simon Birminghan)参加6月2日在上海举行的这场体育赛事。去年,乔博(Steve Ciobo)成为北京冻结澳洲部长官方访问以来第一位访华的部长,契机就是AFL比赛,有人说是AFL起到了帮助谈判的作用。 

然而,无论Port Adelaide队或St Kilda能否在上海京湾体育场获胜,这次访问关乎更多利害关系。

中国认为,澳洲政府可能换届,是重新建立双边关系的机会,在谭保在任时期,对安全的担忧掩盖了经济利益,双边关系受到影响。

但北京将利用这个机会来测试肖顿政府。如果工党赢得大选,北京将向它施压,要求它废除联盟党对中国电信公司华为的5G禁令。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虹(音译,Chen Hong)表示:“我们希望新政府推翻先前关于禁止华为的裁决。这需要政治智慧才能实现。过去,工党领导人确实为改善中澳关系作出了重大贡献。在陆克文的领导下,双边关系有一些动荡,但还不像现在这样糟糕。重点不在于哪一方赢得大选。重点是新总理将采取什么措施来改善双边关系。”

虽然肖顿已经表示,工党不会以恐惧来处理与中国打的每一次交道,他的政府也不太可能屈服于北京推翻华为禁令的要求,或者对南海领土争端采取更为温和的立场。反对党外交事务发言人黄英贤(Penny Wong)表示,澳洲将把人权和民主置于其外交政策的中心,并明确表示不会在安全问题上发生重大转变。

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芮捷锐(Geoff Raby)表示:“中国可能会开放访问,但如果要让双边关系最终恢复良好状态,需要在实质性的政策意义上改变一切。”

“在这个阶段,重启双边关系是一个很强大的念头,他们想要测试工党,看看他们在一些对华问题上的表现,尤其是南海问题。黄英贤表示,情况几乎一如往常。他们非常小心不提出任何目标,所以中国很难看出他们的(对华)政策差异,除了他们认为新政府可以比现政府更好地传达政策。”

1972年,是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领导的工党政府与共产党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基廷(Paul Keating)和霍克(Bob Hawke)加强了对华关系,而会说普通话的陆克文(Kevin Rudd)上台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尽管他担任总理期间双边关系有些波折。但在2000年代,霍华德(John Howard)在任时澳中关系也有所改善。

上周,基廷在竞选活动中提出了关于中国的议题,把澳洲的情报机构负责人称为“反华疯子”,并暗示即将到来的工党政府应该“清除他们”。但肖顿和黄英贤立刻与他的评论划清了界限。

“两党都不希望在竞选期间大谈中国问题,我觉得它们都不认为这么做有任何好处。工党距离基廷鼓吹的干预还有一英里的距离。”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东亚研究员麦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说。

“工党的观点是,他们希望将这种关系保持在轻松的状态,这样他们就可以尝试建立信心和信任,因此他们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来管理一直存在紧张的关系。中国把对华为的决定作为测试我们善意的试金石,但工党认为,该政策已经尘埃落定,我们得继续前进。但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放弃华为。”

虽然莫里森也试图修复与北京的关系,并设立了一个4400万元的基金负责管理这段关系,但北京认为工党更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