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岁初期的时候,凯特(Kate)太享受自由生活,不愿意让房贷绑住自己的脚步。

“我从没真的想要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对我来说,租房是很有吸引力的,因为它能让我有移动的自由。这就意味着如果我需要离开,我就可以离开。我不用把所有钱都用来维修和保养,也不用负担那些房屋业主需要支付的开销和税款。”
但现在已经44岁的凯特成为了一个孩子的单亲妈妈,对她来说,没有什么能比拥有自己的房子更有吸引力了。

“我的生活方式现在不一样了,我要养家,我需要更多稳定性。”

 

凯特一直都不是一个高收入者,她持有艺术学士学位,在画廊工作的她还需要在餐饮业兼职才能保证生活。

“我要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我要在拥有自己的房子和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之间做出选择,因为那份工作是没有钱的,我也做出了选择。”

凯特现在担心,她已经没有了时间,再也无法存够钱买一套自己的房子。

“如果我20多岁的时候开始存钱,也许在30多岁买到房子,我就不会碰上住房危机,现在就没问题了。”

并不是只有凯特才碰到这种情况。

塔斯马尼亚大学的一名住房专家Kathleen Flanagan表示,很多澳洲人发现租房也已经不可负担。

澳洲人以前会认为租房两年然后就买下自己的房子,但是这种情况现在更少了。“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越来越多靠养老金过日子的人住在租房里,他们的生活过得非常艰难。”

Flanagan表示,租客们不可避免地被迫要“忍受很多”。

“大家就面临要住在条件很差的房子里,或者遭到房东的冷言冷语。他们可能无法要求房屋进行基础的维修。”

Flanagan指出,澳洲的租房市场不适合提供长期的安全住房,他认为澳洲应向欧洲学习。

“在欧洲,租房就更加常态化,租房有法制化的环境提供长期支持。租客对房子有更多控制权。”

澳洲房地产机构估计,澳洲现在有800万人在租房。

机构主席Adrian Kelly表示,塔州的住房问题应该给其他州敲响警钟。

举例来说,霍巴特缺少5000套住房,这就促进了人们的需求,但工资的停滞不前就意味着低收入群体被落在了后面。

“毫无疑问,这是现在在发生的事。”

Kelly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是修建更多住房。

“我们必须这么做,这是唯一的办法,因为房子就真的是不够多。”

凯特已经租房居住3年多了,花了数百元的钱来支付租金。

她的家乡霍巴特的租金持续增长,甚至超过了墨尔本的租金。凯特最终被挤出了长期租赁市场。

“我意识到,我不仅没法买到自己的房子,甚至可能因为找不到房子来租而无家可归。”

面临双重困境的凯特开始焦虑。

“我担心自己会生病。我每天晚上都失眠,担心以后会发生什么,我要怎么支持我们的生活。”
凯特说:“其实就是我们住在别人的投资房产里,帮他们偿还房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