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自2007年以来首次从海外进口粮食,因为这10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丝毫没有要结束的迹象。
澳大利亚农业与水资源部(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and Water Resources)已批准从加拿大进口粮食。
干旱已经摧毁了澳大利亚东海岸的冬季作物,澳大利亚当地的谷物价格不断上涨。
澳大利亚农业与水资源部通过一份声明宣布批准从加拿大进口粮食。
他们在声明中说:“我们已同意澳大利亚的进口商从加拿大进口小麦,澳大利亚农业与水资源部已签发了单批散装小麦的许可证。”
由于供应量有限,澳大利亚的粮食价格不断攀升,当地的进口商们纷纷寻求从海外进口农作物。
Robobank资深谷物和油籽分析师Cheryl Kalisch Gordon表示,由于干旱,澳大利亚的冬季作物产量已大幅下降。

她说:“我们预计澳大利亚的冬季作物总产量约为2900万吨,同比下降23%,与5年平均水平相比下降了30%。农业部正在评估11项谷物进口的申请,这些谷物主要是油菜籽、小麦、玉米和高粱。”
农业部说:“根据进口条件,这些进口的谷物必须是来自植物和动物生物安全风险较低的地区。这些谷物到澳大利亚后在运输储存和加工方面必须被严格控制。这批货物预计将在未来六到八周内抵达澳大利亚。”
农业部的数据还显示,预计到今年9月30日,澳大利亚的小麦出口量仅略高于60万吨,不到过去10年平均水平的一半,为47年来最低水平。
澳大利亚的一家主要农作物贸易商表示,国际对澳大利亚农作物的需求已直线下降。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交易商说:“澳大利亚一下子失去了那么多市场份额,这是非常戏剧性的。尤其是失去了印尼这个市场份额,澳大利亚的农作物以前曾是最吸引印尼买家的。”
值此澳大利亚将被黑海地区(Black Sea)代替之际,GrainCorp董事会正在进行资产出售以及分拆麦芽业务。此前,Tony shepherd领导的Long Term Asset Partners放弃了以33亿澳元的价格收购该公司的计划。

印尼面粉厂等其他国家的客户已向澳大利亚的贸易商表示,他们已与黑海地区的贸易商合作,他们的报价很低,足以弥补质量上的所有差异。
国际需求的急剧下降使澳大利亚的主要谷物交易商面临了巨大的损失。因为他们在东部各州连续两季歉收的情况下以高价从农民手中购买了数百万吨粮食。
澳大利亚最大的小麦出口商CBH在珀斯南部Kwinana出口中心的报价,已从1月份的每吨400澳元下降到上周的每吨不到275澳元。
澳大利亚农业银行旗下的ACF(Australian Crop Forecaster,澳大利亚谷物预测分析机构)表示,澳大利亚小麦在国际市场上缺乏竞争力的部分原因是昆州、新州和维州因干旱导致的粮食短缺。
今年迄今为止,运往昆州、新州和维州的南澳的小麦已超过200万吨。
ACF大宗商品分析师James Maxwell说:“从来没有在一个季度里运送这么多小麦到东海岸过,干旱导致东海岸小麦和大麦价格飙升,也推高了西澳的价格。”
黑海地区(Black Sea)的小麦正以每吨约50美元的价格登陆东南亚,比澳大利亚小麦便宜,其新季作物将于7月上市。

Maxwell先生表示,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产量也在大幅提高。
最近在雅加达召开的一次谷物会议上,他直接听到印尼客户表示,他们将先购买黑海的农作物,因为黑海农作物的品质足够好,而且价格比澳大利亚的要低得多。
ABS(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本季度初至3月底的出口量比5年平均水平(400万吨)低50%。
出口印尼的量已不足50万吨,而前几年同期的平均销量为180万吨。
由于找到了更便宜的替代品,澳大利亚第二大大麦出口市场——沙特阿拉伯今年上半年一直没有进口澳大利亚的小麦。
上周GrainCorp核心谷物部门宣布,在截至3月31日的六个月里,该部门亏损里5,200万澳元。GrainCorp将此归咎于干旱、贸易紧张以及小麦和大麦的价格波动。
该公司在上半年业绩时警告称,GrainCorp的7个东海岸港口码头全年出口量仅略高于20万吨谷物。本月初,LTAP在经过近5个月的尽职调查后,放弃了收购该公司。
由成千上万的西澳农民控制的CBH要到明年一月才会公布本季度的财报。
澳大利亚小麦出口行业的其他主要企业还有Glencore旗下的Viterra、总部位于珀斯的Plum Grove以及Sumitomo旗下的Emera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