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此前,一份关于私校经费是公校经费10倍的报告引发了社会各界的注意。

此后,Gonski Institute for Education所长Adrian Piccoli说,州和联邦政府对学校资助责任的划分影响了私校经费和公校经费的公平分配,这种责任划分应该废除。

根据学校经费公式,联邦提供私立学校80%的学校经费,其余20%由州政府负责。而公立学校的经费比例则相反。

曾担任过新南威尔士州教育厅长的Piccoli教授表示,2017年正式确定的这种分配方式是武断的。“这种分配方式背后没有逻辑,”他说。“这种方式只是有利于那些拥有最大融资能力、能够提高收入的行业。”

此前的报告称,在截至2017年的10年里,尽管全国就基于需求的学校经费分配方式达成了共识,但政府对私立学校的资助增幅超过了公立学校。

Grattan Institute对生产率委员会数据进行的分析发现,考虑到学生人数和教师工资的增长,过去10年,公立学校的学生人均获得的资助仅增长了155元,而私立学校的学生人均获得的资助为1429元。

这一差距是由于联邦政府的资金大量增加造成的。由于联邦政府主要资助私立学校,这些钱更多地流向天主教和私立学校,而不是公立学校。

各州政府注入资金的速度则较慢。但是作为公立学校的主要资助者,他们也有更大的开支。在新州,三分之二的学校是由州政府运营的。

Piccoli教说,联邦政府的收入增长能力比各州都强,而各州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消费税收入和联邦政府的拨款。

他认为,解决方案并不像要求国家加大学校经费投资那么简单。他表示:“这种分配方式背后没有逻辑可言,只是有利于那些拥有最大融资能力、能够提高收入的行业。”

“目前,这种分配方式需要重新安排,让联邦政府的拨款在所有学校中占一定比例,剩下的由各州政府承担。因此,无论联邦政府的拨款多还是少,每个学校都能拿到经费。”

Grattan Institute学校教育项目主任Peter Goss也认为,2017年确定的学校经费拨款模式是武断的。“政府拨款的关键目标是让每所学校都能获得目标水平的经费……不管有没有80-20的拨款比例分割,每所学校都应该拿到目标经费。”

全国天主教教育委员会执行主任Jacinta Collins说,该委员会“不赞成80/20的经费拨款比例”。他指出,Gonski最初的报告呼吁对各级政府在不同部门中所占比例过高的情况进行审查。

工党教育发言人Tanya Plibersek表示,如果工党赢得大选,她将取消联邦政府对公立学校拨款20%的上限,并向教育行业额外注资140亿元。

新州教育厅长Sarah Mitchell表示,关于拨款比例的分配是联邦政府的决定之一。

维州教育厅长James Merlino一直在敦促联邦政府将其对公立学校的拨款比例提高至25%。他表示:“归根结底,总理莫里森目前的协议是不公平的。联邦政府的拨款更多地流向了私立学校的学生。”

长期以来,联邦政府对私校和公校教育资金的拨款责任一直存在非正式的分歧,但在2017年,为了让所有政府负起责任,这一拨款分配比例才正式确定下来。